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九章 死亡的边缘的感悟
    当林烨和埃米一觉醒来时已是午后,身体的疲惫在睡眠中得到了缓解,但饥饿却一直伴随着他们,让他们的身体虚弱不已。他们真的好想躺在原地不动,就这样休息,就这样睡过去,遗忘一切。只要睡过去,就没有了饥饿,没有了痛苦,不用再担忧天赋测试是否能够通过,也不用再对邪神的威胁忧虑。

     不对!林烨惊座而起,赶紧把要再次睡着的埃米拉了起来。如果他们真的再休息下去,等待他们的就会是死亡。

     “大哥你干什么,让我再休息一下,我好累啊。”埃米有气无力的说。

     “埃米快清醒过来!再睡下去就会活活饿死了!”

     埃米心头一颤,睡意被快速的驱散,“真是好险,差点就死了!”

     “就是啊,走吧我们去看看能不能抓点野兔什么的,鹿我们是没有力气捕捉了。”林烨扶着树干强撑着站了起来。

     埃米没有动,只是坐在那心事重重,“大哥,你说我们死了会有人为我们伤心吗?”

     “当然有啊,海拉、弗朗西斯、阿克洛德、格莉丝,他们都会为我们的死感到伤心难过吧。”林烨肯定的说。

     “还有呢?”

     “还有……切,的确呢我们的死估计在这个世界上也就他们几个人会为我们感到难过,我们的死微不足道,影响不到与自己没有任何交集的人。突然间,觉得我们好孤独。但只要还有一个人会为我们的死难过,我们就要为其活下去,除去那些所谓的理想,这应该就是我们生存下去的力量。”

     埃米十分赞成,埃米伸出右拳,“走吧大哥,为了活下去!”

     “嗯,为了活下去!”林烨也伸出拳头与埃米的碰在一起。

     好在时间还不算太晚,周围的野兔数量也挺多的,两人找了个合适的地方用藤蔓打了个活扣,在活扣中放了点鲜嫩的草,做了一个简易的陷阱,剩下的还是只有等待。埃米快饿晕了,林烨也差不了多少,但他们依然死死盯着陷阱。

     漫长的的等待终是有收获,一只野兔看到了嫩草快速的接近,嗅闻了几下就美美的嚼了一大口,完全没有注意到犹如饿狼的林烨和埃米。

     几片树叶飘落在地,野兔也被陷阱吊在了半空中。林烨一把抓住在半空中的野兔,看着野兔无辜的眼神,林烨闭上眼睛暗道对不起,手起刀落带出一片血花。

     烤的金黄的兔肉,在烈焰的灼烤下不住地滴落油脂,扑鼻的肉香让两人无法再忍住腹中的饥饿。兔肉烤的六七分熟时,林烨和埃米就各自撕下了一条兔腿大快朵颐,没过几分钟一只兔子就被两人全部啃食个干净。兔肉的味道和鸡肉很相似,但又和鸡肉的口感有一些区别。当然,他们现在对味道完全忽略了,吃完兔肉还不停的****手指上残存的肉汁。不得不说,两人的烤制技术貌似因为饥饿,竟然得到了飞跃的提升。

     半只兔子下肚,林烨虽然没有吃饱但好歹缓解了难熬的饥饿感,他靠着树干感受着微风拂面和残阳的最后的光辉,心中有所感悟。

     “日月的升落循环往复,万物的生死也在重复,这是世界不变的规律,是一条滚滚流淌的河流。在这个世界上任何的生命的诞生与死亡都不会影响河流的流淌,最多也只是溅起一朵不算起眼的浪花。兔子吃了草,我们吃了兔子,当我们死了以后又会化为草的养分,我们在不知不觉中就在遵循着这条河流的规律。”林烨说道。

     “这规律的河流是什么呢?”埃米询问道。

     “不知道呢,但我们都是这条河流中的一点水珠,无数的水珠汇聚在一起便成了溪流,溪流奔腾而下再次汇聚就成了波涛汹涌的大河,最后就是大海。”很多东西在面临过死亡后,都变得特别清晰,林烨觉得这就是野外测试的目的所在。

     埃米似懂非懂的说:“那这和魔法和炼金术的本质是什么有关系吗”

     “呃其实我也不知道也没有关系,也只是有感而发”林烨挠挠头,“不过我觉得只要再明白点什么东西我们就能知道答案是什么了。”

     水流的溅射声再次响起,林烨和埃米无奈的看着那个石像,这家伙今天出来的也太早了吧?没敢迟疑,两人两三下爬到树上,默默的看着石像接着撞树。

     “大哥,石像不会把大树给撞断了吧。”埃米有点担心。

     林烨看了看这棵需要三人才能合抱的大树,“应该不会,石像的力量最多就是我们俩的总和,最起码十五天内它是弄不断的。”

     “弄不断也要被它活活烦死。”埃米咕哝道。

     可不是嘛,石像不知疲惫一撞树就是一整夜,它不知疲惫但林烨和埃米累啊!树木不停的晃动,他们不敢睡觉,怕睡着后不小心被晃下树干。

     “我看明天我们找一根藤条把自己拴在树上睡觉得了。”埃米苦笑道。

     林烨也很无奈,呆在树上什么事也不能干,周围的树跳不过去,又不能逃跑。今天两人遇到的几名参与者,从对话中知道了每个人都遇到了石像,有人在遇到石像后就逃跑结果他遇到了四五个石像,不过他在快被石像的长矛刺死时就莫名其妙的消失了。林烨觉得应该是暗中有学院派来的人观察着他们,在他们濒临死亡时就会出手相救,可这也意味着野外测试失败。

     学院不让他们远离石像是何用意呢?林烨不解。反正无所事事,他就仔细观察起石像。石像除了会动和目露红光外,与装饰用的石像没什么区别。红光……嗯?林烨嘴角扬起一丝笑意。

     第二天傍晚,林烨找来了两根结实的藤条,当然他不是要像埃米说那样绑在树上睡觉。他将藤条拴在一块两个人头大小的石头上,与埃米合力把石头拉到了很高的树干上,静坐等待石像的出现。

     没过多久,熟悉而厌烦的石像钻出水面,再次重复着撞树。林烨与埃米对视一下,就把石头朝着石像的头部推了下去。“碰”一声闷响惊飞了几只在湖边饮水的鸟,林烨和埃米从树上爬下,仔细观察着破碎的石像。

     石像的头残破不堪且与身体断开,闪着红光的眼睛也变成的漆黑如墨。埃米用木棍戳了戳石像确定没有再动弹,一把拿起了石像的头。

     “果然如此!石像的头里并不是实心的,这里面画着一个魔法阵!”林烨指着石像的头惊喜的叫道。

     “学院想用石人告诉我们什么呢?”两人陷入了沉思。

     “用魔法制造的石像,圆形法阵,规律之河,生生不息……”林烨喃喃自语。

     “我知道答案了!”林烨几乎与林埃米同时说道。

     两人相视一笑,将石像的头颅扔向一边,现在他们要做的只有再生存十二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