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小偷
    这是一个宁静又祥和清晨,晨曦照耀在柔和的露水上,折射着属于清晨的温度,这也是卡尔城一年中最好的一日。

     “给我站住,你这个该死的外邦小偷!”突然,一声怒吼和狂乱的脚步声打破了这份静谧。

     林烨的在街道上飞快的奔跑,双手紧紧地捂着怀里的面包,脚底不时的打滑,可他不能停下。他一个闪身跳进了街道一旁的小巷,身体靠紧冰冷的墙壁,急促的呼吸也被他极力屏住。追在他身后的几个人就这样从他身旁跑了过去,并没有发现躲在一边的林烨。

     林烨长舒一口气,取出怀里的面包看了看,肚子的发出“咕咕”声闹起了革命,唾液也不知不觉得增多。但他却强忍着饥饿感将唾液吞了回去,确定面包没有弄碎后又塞回怀里。他靠着墙壁慢慢滑落坐在地上,抬着头从巷子那窄窄的缝隙里仰望着天空,心里满是复杂。

     他从没偷过东西,至少在这之前是这样。他的父母曾教导过他绝对不能偷东西,可到底为什么不能偷,他对此越来越某糊了。

     五年前,法玛大陆的楼兰王朝以他的家族为首发动战争,意图统一所有封国,却不料战败,他的家族死伤惨重。为了延续血脉迫不得已迁徙到亚恩,哪怕亚恩日夜遭受邪神的威胁。但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敌对势力也没再来追杀他们。可惜好景不长,半年前一队突破军队封锁线的亡灵攻破了他的家族所在的村庄,短暂的宁静顷刻间消散。整个家族就他一人逃脱,至今为止,他每夜都被一双双跳跃着淡蓝色火焰的眼睛所惊醒。

     林烨使劲的敲打额头,迫使自己将纷乱的思绪全部遗忘。

     他慢慢站起身一边低着头向街道走去一边喃喃自语,“埃米再等我一会儿,一会儿就好。”

     可没走几步,林烨就被一只肥硕的手拎给了起来,他抬头一看,面包店老板那张堆满肥肉的脸和他的两个伙计就映入眼帘。

     “好小子终于逮住你了,敢偷我的面包,是不是嫌贱命长了?说啊!还是说你连通用语都不会?”面包店老板怒吼道,唾沫星子横飞。

     “我……我的朋友快要病死了,他想……他想再尝一尝这个面包,这是他最后……最后的心愿。”林烨被这么一吓,再加上被拎在半空中说话不畅。

     可这样支支吾吾的表现,在面包店老板看来就是另外一种含义。

     他一只手把林烨使劲按在墙上,“切,原来会说通用语啊?不过偷个面包还找这种理由,你当我是白痴啊?你一看就是个惯偷!”

     “我……我说的是真的……请相信我。”林烨咬牙忍着疼痛艰难的说。

     “管你是不是真的,直接丢给卫兵一切都解决了!”面包店老板又吼道。

     说罢,他抬起了另一只手,想将林烨扛上肩膀。力量的绝对碾压,容不得林烨挣脱,林烨一急眼,对着他双腿间猛踢一脚。

     面包店老板发出杀猪般的惨叫,双手捂着下身就在地上打滚。

     “******外邦小杂。种,你给我等着!等我抓住你直接剥了你的皮!”

     “你两个别管我,追,给我追上去打死他,我重重有赏!”

     ……

     林烨听到身后的咒骂,头都没回的就在巷子里穿梭起来。比起面包店老板的威胁,他更畏惧卫兵,落到卫兵手里的大多数都是惨死的下场,少部分人则被送往前线和亡灵作战——说白了就是当炮灰。

     无论哪一种结果都让林烨后怕,而且,他的朋友最后的心愿还没完成。

     跑了好一会儿后,林烨喘着粗气停了下来,“这次不会再追上来了吧……呃。”

     理想很美好,现实却依旧残忍,老板的伙计刚好从巷口跑出。

     “你小子行啊,这么能跑,还踢了那死胖子一脚,真解气啊。哈哈,不过我可不能放了你,毕竟抓住你可是有奖赏的。”伙计不怀好意的笑道。

     林烨暗骂一声,身体却没有迟钝。他顺手抓了一个土罐子朝伙计扔去后,扭头就跑。

     他边跑边将靠在墙上的竹竿全都扒了下来,不时还抓点东西向身后丢去。巷子四通八达,在林烨左钻右窜中,他跑到了广场上,这离目的地只有两条街的距离了。

     广场上的行人已经多了起来,林烨相信只要钻进人群中,他们绝对抓不到自己。想着想着,他脚一发软整个人就摔了下去,并在广场那潮湿而光滑的地面上滑出了好一段距离。

     当他艰难爬起来时,老板的声音响了起来,同时一根有林烨小臂粗细的木棍也迎面而来,“跑啊,我他妈看你怎么跑!”

     粘稠而鲜艳的刺眼的液体从林烨的脸上滑落,他拼命捂着怀里的面包,侧着身忍受着三人的拳打脚踢。

     不知过了多久,林烨对疼痛感已经麻木,可胸前的手臂依旧用最后的力气护着面包。

     坚持,再坚持一会儿就好了,等他们发泄完就结束了。林烨一遍又一遍的默念这句话。

     “这样揍人很没意思,让我们来点有趣的。”老板再次开口。

     话音刚落,林烨又被老板拎了起来重重摔在地上,怀里的面包也被其拿走。林烨抬起手,想抓回来,可却被老板丢给了另一个伙计。他慢慢地挪动着麻木的身体,向着那个伙计爬去。那个伙计故意向后退,在林烨爬到面前时,又笑着抛给了第二个伙计。

     如此的反复十多次后,林烨完全力竭,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周围围观的人们大多数不动声色,部分人带着一丝怜悯与不忍转过头去,而少数人则带着嘲弄的神情看着结果。

     老板又咒骂了一句,喊着把面包丢在林烨面前,“喏,免费送你吃了。”

     林烨微微抬头,右手颤动着伸向面包,快要触碰到面包时,面包却被老板一脚踩碎。

     “哈哈,来快吃啊,外邦小杂。种!”

     在林烨眼中,四散纷飞的不只是面包,还有他朋友最后的愿望。他流浪到这里时,若没有他朋友的帮助,他或许早就死了。

     林烨怪叫一声,一口咬在了老板的腿上,老板吃痛一脚将林烨踢飞。

     “我……咦?”老板刚要开骂,却看到林烨的胸前上有一道光芒划过。

     他仔细一看,发现那是一个类似水晶的挂坠,随即就将它扯下放在手中端详。这是一个棱柱型的淡蓝色的灵摆,柱体一共有七条棱,两端微尖,顶部那端用金属固定在绳上。对着阳光从不同角度看,仿佛可以看到其他的颜色流转,看着看着人的心神似乎都被吸引进去。

     老板拎着灵摆看了又看,暗暗猜测灵摆的价值,显然他已经对林烨失去了兴趣。

     “小子这东西也是你偷的吧?”老板哈哈大笑眼睛一直盯着灵摆,“不错不错,偷的很有眼光嘛,这样吧,这东西就当是对我的赔偿了。”

     说着,老板就招呼着伙计要离开,眼睛始终离不开灵摆。

     在人们的唏嘘声中,林烨不知哪来得力气一只手死死的抓住了老板的脚,“还……还给……还给我,那是我……我父母留给我的。”

     老板沉浸在灵摆中的心神被林烨拉了回来,他转过头,怒视着林烨,“外邦的小杂种,就这么着急想死?好,我成全你!”

     老板手里的木棍再次狠狠砸向林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