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eldset id="RTCIFO"></fieldse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008章:到处是坑
    就在刘宁目瞪口呆地站在原地的时候,突然一个穿着破棉袄的中年妇人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一下子扑到了正“哎呦,哎呦”叫着的中年人身上,大声哭喊了起来:“当家的,你怎么了?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们这一家老小可怎么活啊?”

     “你们这是在敲诈我吗?”眼前的场景让刘宁不由得想起了,阿留斯曾经讲过的一个叫做“碰瓷”的传奇故事

     “年轻人,你怎么能这样说?你把我儿子的腿撞断了。你难道不想负责吗?”背后不知什么时候又出现了一个颤颤巍巍,拄着拐杖的老妇人。

     “你们这样敲诈我,难道没人管吗?”刘宁一脸好奇地反问道。

     “天啊,你不想负责了,我要和你拼了。”老妇人将手中拐杖一扔,就大声哭喊着朝着刘宁扑来。

     以刘宁的本事,想要躲过去是轻而易举,但是最终他还是让老妇人扑到了自己怀里,因为他怕老妇人一摔到地上就直接摔没了。

     “好了,老奶奶,我现在身上只有三个金币,就给两个给你们好了。”刘宁笑着拍着正在自己怀里扭打的老妇人的背,说道。

     “不行,要治好我儿子的腿最少也要三个金币。”老妇人一下子止住哭声,抬起头道。

     “老奶奶,能不能做事不要这么绝?”刘宁一脸无奈地道。如果把三个金币都给出去,那他又得跑去打猎了。可是他现在已经饿得有些发慌了。

     “天哪,我不活了。”老妇人重新扑回到怀里哭喊了起来。

     “好了,好了。都给你们好了。你只要给我留下够我喝一杯麦酒,吃一盘馒头的钱就好了。”

     “孩子,我看你也是个可怜人,那就给你3个银币好了。”老妇人终于肯收手了。

     “3个银币真的够吗?”刘宁非常怀疑。

     “够了,当然够了。在我们海文城,一个银币相当于60个海文币。一个馒头2个海文币,一杯麦酒10个海文币,你有180个海文币,这还不够吗?”老妇人掰着手指精打细算着。

     “额,好吧。”刘宁也是无话可说。

     片刻后,碰瓷三人组离去。

     刘宁背后的一处屋顶上,一个头上绑着水手式头巾的红发女孩,抛着右手中的一个金黄色的球,喃喃自语道:“这个半鱼人也是相当有趣,要不要把他招到父亲的船上去呢?”

     在那一刻,刘宁似乎心有所感,他猛地将手朝腰间的兽皮摸去,顿时吓了一跳。

     “完了,完了,圣果不见了……肯定是被最先撞我一下的那个人偷去了……唉!算了,丢了就丢了吧。”仅仅纠结了一会儿,刘宁就将之抛到了脑后,心大无比地朝着酒馆走去。

     屋顶上的红发女孩正要跟上去,突然口袋里发出响声,她将一个海螺掏了出来,放到了耳朵边,听了一会儿后,高兴地说着:“是真的吗?晨风省的使者到海文城了?好,我马上回来。”

     将海螺收回口袋,女孩欢快地朝着内城跑去。

     刘宁对此一无所知,他来到酒馆推门而入。

     酒馆的顾客先是愣了一下,接着爆发出一阵哄笑声:“那个白痴半鱼人,又回来了。”

     “你这个低贱的家伙怎么又来了?”之前的那个年轻侍者,再次冒出。

     “我来喝酒的不行吗?我现在有钱了。给我来30个馒头,3杯麦酒。”刘宁大大咧咧地道。

     “你有三个银币么?”年轻侍者一脸怀疑地道。

     “当然有。”刘宁将右手中攥着的3个银币摊开在手掌上道:“不过,那些食物不是只要花一个半银币就可以买到了吗?难道你们这里的馒头和麦酒特殊一些?”

     “难道你们这里的馒头和麦酒特殊一些?”一个酒客学着刘宁的语气说道,顿时引起一阵大的哄笑:“真是笑死我了。”

     “该死的,你这个低贱的家伙。你买东西要付双倍的价格,你不知道吗?”年轻侍者见酒客被刘宁引得嘲笑自己店里的食物,顿时脸色变得非常难看。

     “好吧。三个就三个吧。我饿了,请快些将馒头给我端上来。”刘宁懒得跟那个年轻侍者计较。

     年轻侍者见吓不走刘宁,但生意又不能不做,所以只能尴尬离去。

     刘宁在空桌子旁坐下,无聊地等待着食物的到来。周围的酒客看起来都是普通人,引不起他的兴趣。

     无聊地等了差不多5分钟,馒头还是没上来,他正想去催催,突然看到一个梳着八字发型的三十几岁的男人正拿着一瓶酒向着自己走来。

     “半鱼人兄弟,不知你怎么称呼?我叫霍根。”男人自顾自地在对面的凳子上坐了下来。

     “刘宁。”刘宁对这男子没多大的兴趣,就语气冷淡地报出了自己的名字。

     “牛林,果然是半鱼人的名字,念起来就是拗口。”霍根小声地嘀咕了一句,才正式说道:“是这样的,牛林兄弟,我想邀请你加入我们团队去猎杀一头雪猿,不知你愿不愿意?”

     “可以。什么时候?”刘宁毫不在意地道。

     “我们吃完饭就出发。”霍根眼中一喜道。

     “好,你走的时候叫我吧,我现在要去催那个侍者把我的馒头端上来。”

     “果然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这样的人当诱饵正好。”霍根在心里美滋滋地想着。

     半个小时后,刘宁跟着霍根以及另外三个战士从酒馆里出来。5人经过城门口时,之前替刘宁指路的那个守城士兵,叫住了霍根道:“你们这是去做哪个任务?”

     “是财主阿林格斯悬赏的那个猎杀雪猿的任务。”霍根搓着双手答道。

     “这个任务可不简单,不过说不定你们还真能成功。”守城士兵意味深长地看了刘宁一眼道。

     霍根没注意到守城士兵的这个小举动,还以为对方是在肯定他们四人的实力,就有些沾沾自喜。

     他走到守城士兵身边,小声说道:“我们四兄弟的实力当然不是吹的。而且我还找了一个诱饵,就是那个傻愣愣的半鱼人。所以这次任务十有八九能成。”

     “嗯。我相信你们一定能成功的,快去吧。”守城士兵眼中眼珠一转,并没有将刘宁毫发无伤干死一头雪蜘蛛的事说过来。

     霍根开心地怀着自己的小算盘,带着刘宁朝财主阿林格斯家的雪浆果园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