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eldset id="RTCIFO"></fieldse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016:打尸鬼啦
    转眼间晚上到来。刘宁在书房里看书,看着看着觉得有些饿了,正准备?33??厨房拿一只烤乳猪来当零食吃,突然四个人推门而入。

     刘宁定睛一看,没想到是领主伊恩,还有海天楼楼主艾克,锦衣坊坊主哈克,罗拉娜的爸爸船长洛克。

     “我们来是想邀请你去一个古墓探险。”伊恩抢先开口道。

     “盗墓?这么缺德的事,你们也干?”刘宁有些没好气回道。缺德的事他表示自己从来不干。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不过这个可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们是去找回祖先的荣耀。”伊恩一脸严肃地解释道。

     “咦!我记得之前听你们说过什么“吼声之道”,你们是去找这个的吗?”刘宁一下子来了兴趣。

     “算是吧。”伊恩迟疑了一下,才神色有些复杂地回道。

     “那还说什么,走吧,赶紧的。”

     刘宁原本以为,古墓是在城外的某个隐秘的地方,到了后,才知道******居然就在他自家庄园的后面。

     沿着一条狭窄的裂缝往地下走去,走了大概10分钟,5人来到了一个宽广的地下溶洞里。

     刘宁有些惊讶地看到溶洞里竟然还驻扎着一支近卫军。

     近卫军的头领是一个30几岁的男子,脸上胡子茂盛,充满了阳刚的气息。他走到伊恩面前低头行礼道:“大人,你们又来探墓了吗?”

     “对。凯撒,你们辛苦了。最近这段时间的收获怎么样?”伊恩伸出右手拍了拍那个叫凯撒的近卫军头领道。

     “回大人,这段时间我们一共清理了3个尸鬼无法安息者,分别是2个剑盾战士和一个弓箭手。”凯撒一丝不苟地汇报道。

     “嗯,不错。有伤亡吗?”

     “回大人。我们一直遵循您的“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的原则,所以兄弟们都没受什么大伤。”

     “很好。你在前面带路吧。我们今天一定要给那些可恶的尸鬼一个惨痛的教训。”伊恩情绪激动地挥了挥拳头。接着往一扇拱门走去。

     刘宁跟在后面,一边走一边观察着,走到门口边他忍不住好奇地问道:“这就是古墓的入口吗?可是门哪里去了,是被你们拆了吗?”

     “拆了?真是好笑。我告诉你,即使是启迪者来了也拆不了。”锦衣坊坊主哈克轻蔑地笑道。不知为何,他似乎总是看刘宁不爽。

     “这么厉害?可是你们的人这么弱,能造的出这么厉害的门吗?”刘宁对待看自己不爽的人的方法,就是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你们都给我闭嘴。”伊恩像是被刘宁的话刺痛了似的,猛地转身怒吼了一句。

     见哈克不再说话,伊恩接着转过头对船长洛克说道:“你给我们的小朋友,解释解释吧。省得他再问出什么让人不爽的问题来。”

     伊恩的话虽然不好听,但是刘宁也懒得计较,就没再说什么。

     这一插曲于是就这样过去,众人继续往前走去。

     走了一小段路,洛克轻巧地移步到刘宁身边,解说道:“在远古时代我们斯凯瑞姆的战士不仅掌握着令敌人闻声丧胆的吼声,而且还掌握着神秘而强大的附魔技巧。他们铸造的每一件附魔物品都是强大无比。就像我们刚才通过的门,曾经有一个启迪者,想要强行将它砸开,但是他花费了三天三夜最终却只能夹着尾巴灰溜溜的逃走。从此以后就再也没人敢来我们斯凯瑞姆盗墓了。”

     “那你们是怎么打开的呢?”刘宁继续无脑地问道。

     “当然是用钥匙了。我们的祖先似乎知道有一天古老的荣耀会失落,所以他们在建造古墓的时候,并没有将它完全给封死,而是留下了钥匙。”洛克解释道。

     弄明白了这个问题,刘宁接着又忍不住问起了尸鬼的问题来。

     洛克告诉刘宁,尸鬼的实力居然还是分等级的。最低级的尸鬼不足为虑。但是第二等级的“尸鬼无法安息者”似乎挺牛逼的。

     ……

     大概20分钟后,众人穿过一道小门,来到了一个比外面那个溶洞还要大得多的山洞。

     事实上,这个山洞里土地的面积却不是很大,因为它的中部有一个深不见底的悬崖。悬崖上面架着一座只能供2个人并排通过的天然石桥。

     “大人,就是这儿了。这石桥的对面有6只尸鬼无法安息者守着,是3个弓箭手,2个剑盾战士,1个双手剑战士。”凯撒停了下来向伊恩汇报道。

     “确实很棘手。你们都说说看怎么通过这里吧?”伊恩皱着眉头对众人道。

     “这有什么好讨论的。我们先把那三个弓箭手干掉,再干掉其他的不就行了。”众人正低着头沉思,刘宁却急乎乎地说道。

     “说的好听,可是要怎么干掉那三个弓箭手呢?”哈克接嘴嘲讽道。

     “这好办,我来吸引他们的火力,你们乘机进行远程攻击不就行了。”刘宁不耐地摆了摆手。

     “这也确实是个办法,可是你确定你能扛得住那三个弓箭手的箭雨吗?”伊恩郑重地问道。

     “不确定。”刘宁摇了摇头。因为没和那尸鬼无法安息者弓箭手交战过,所以此刻也不敢打包票。他想了想后接着说道:“那这样吧,你们就在后面看着,我一个人先去试试他们的实力。”

     说完就大大咧咧地朝着悬崖边走去。

     刘宁一边走着,一边观察着悬崖对面的情形。他看到三个黑色的塔楼,以石桥为垂线,呈三角形分布着。

     每个塔楼上分别有一个尸鬼无法安息者弓箭手在监控着悬崖对面的状况。当刘宁走到离悬崖还有5米的地方时,中间那个塔楼的弓箭手终于发现了他。

     刘宁很清楚地看到那个尸鬼弓箭手就像活人一样,手法熟练的从背后的箭筒中取出一只发黑的箭,架到了颜色同样发黑的弓上。瞄准,一箭射来。

     他在心里估算了一下,那支箭射来的速度。感觉虽然确实比以前见过的所有箭都要快,但是却并没有达到心中的预期。所以就有些无聊地挥出双手剑想将那支箭直接拍飞。

     下一刻,当箭与剑鞘碰撞在一起的时候,刘宁才知道自己错了。一个不小心,双手剑竟被撞得脱手而飞。

     “明明速度并不是太快,可为什么威力却这么大?”刘宁按照以前的“速度快,威力就大”的思维,去估算那箭的威力,现在就只能懵逼了。

     “再来。你们三个一起上!”一个翻身将剑从地上捡起,刘宁猛地大声喊道。对手的实力越强,他就越兴奋。

     刘宁双眼冒光地等待着箭雨的降临,但是等了一小会儿,他却目瞪口呆地看到,那三个弓箭手居然从塔楼上跑了下来。而且还将手中的弓放下,然后从地上捡起了一把单手剑和一个盾牌,走来。

     “卧槽你大爷的啊,你们是弓箭手啊,不是那什么****剑盾战士啊。”刘宁直接给气得将世界上所有的剑盾战士都骂了一遍。后面凯撒满脸通红,差点就要拔出腰间的剑与刘宁决一死战。

     三个由弓箭手变成的尸鬼无法安息者剑盾战士,再加上原来的两个剑盾战士和一个双手剑战士,6只按照固定的节奏排成一列走来。

     “我今天不让你们好看,我就不姓刘。”刘宁将双手剑从剑鞘中拔出,然后双手紧握剑柄,将剑尖拖在地上,慢慢走上了石桥。他打算使出全力给那些不按常理出牌的家伙一个惨痛的教训。

     石桥有将近30米长。刘宁走到中间的时候,那些尸鬼才走了8米。双方相距将近8米的距离。

     刘宁就在原地站着不动,想等对方主动冲过来。

     走在最前面的双手剑战士最先跳起,后面的5个剑盾战士跟着接二连三跳到了空中。

     在那一刻,刘宁感到全身的血液都沸腾了起来,他握剑的双手,微微颤抖着,已经按捺不住想要挥出。

     “咦!”下一刻,刘宁却猛地发现,那些尸鬼跳起并不是朝自己扑来,而是朝着石桥撞去。

     “轰”的一声巨响,刘宁惊恐地看到石桥上的裂缝飞快地延伸到自己的脚下。

     后面的伊恩5人,没有刘宁那么直观的感受。不过他们看到了整个过程,当然也看到了刘宁随着碎掉的石桥往悬崖下坠去。

     他们哀叹着一个天才就这样夭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