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eldset id="RTCIFO"></fieldse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009章:赚钱买庄园啦
    大概一个小时后,刘宁跟着霍根来到了一片被围栏围着的果园。果园里长着的果树是刘宁以前不曾见过的。

     他从果树上摘下一朵5颗连在一起的红色果子放在嘴里尝了尝。发现味道是酸甜,酸甜的,咬在嘴里有一股冰爽的感觉。夏天吃肯定很好,可惜这里没有夏天。

     “牛林兄弟,等我们四个埋伏好了,你就去里面把那雪猿给引出来。到时候我教你怎么引?”霍根一边忙活着埋陷阱,一边啰嗦地说道。

     刘宁懒得搞得那么麻烦,就直接朝着果园深处走去。

     霍根四人因为忙着低头挖陷阱,没注意到刘宁已经走了。

     “这果园还挺大的嘛。”沿着一个方向快步走了大概3分钟,将近500米的距离,刘宁还是没有看到果园的边界。

     “不知道那雪猿在哪个角落?这样慢慢找太麻烦了。”刘宁觉得不耐烦了,就直接吼了一嗓子:“喂,雪猿你在哪,快出来送死。”

     刘宁的喊声很是响亮,以至于一里以外的霍根四人都听到了。

     霍根听到喊声,回头一看顿时吓出了一身冷汗:“完了,我们陷阱还没挖好,那家伙就去引雪猿了。”

     “大哥,那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只能逃了。没有陷阱的牵制,雪猿分分钟能把我们拍成肉饼。”

     刘宁不知道霍根四人已经不讲义气地逃之夭夭了。他在原地等了一分钟,突然听到沉重的脚步声从背后传来。

     回头一看,发现一只额头上长着恐怖角质物,眼睛血红,毛发雪白的奇怪猿猴正狂奔着向自己冲来。

     “好家伙,看起来力量很大的样子。”刘宁感觉自己全身的血液都沸腾了起来。他情不自禁地后腿一蹬,往前冲去。

     一人一兽在空中相撞,光是发出的声响就震得旁边的雪浆果像下雨一样从树上“啪啪啪”的落下。

     拼了一记,落到地上,刘宁的右手腕已然脱臼。但是那雪猿更惨,整只手胳膊的骨头好像都已经碎了,疼得它在地上直打滚。

     “居然能打得我的手脱臼,厉害。不过我还是不会放过你。”刘宁缓缓向着雪猿走去,他打算一脚将雪猿的头骨踩碎。

     看到刘宁走来,雪猿停止了在地上打滚,眼中露出浓浓的恐惧之色。

     看到那双充满灵性的眼睛,刘宁突然觉得有些于心不忍了。但是很快他又想到,留下这雪猿会伤害更多人的性命,就咬了咬牙,狠下心,继续往前走去。

     “呜呜。”那雪猿竟突然跪在地上,像人一样,可怜巴巴地求饶了起来。

     “咦!还挺通灵性的。”刘宁停下脚步思考了起来,片刻后他对着雪猿勾了勾手。

     雪猿似乎看懂了他的意思,起身低着头臣服地走来。

     “这下麻烦了。”刘宁摸了摸雪猿的头,感到纠结无比。

     “收就收吧。”片刻后,刘宁选择了收下这雪猿。而且他还做了另一个打算,那就是努力赚钱,然后在海文城买下一个庄园。

     ……

     2个小时后,刘宁拖着一头雪熊回到海文城的城门前。

     “猛士,我就知道你能活着回来,你真是我的偶像啊。”两个守城士兵一边口水直流地撇着雪熊的尸体,一边疯狂地拍马屁道。

     “谢谢夸奖。不过你们能让一下路吗?我想进城去把这雪熊给卖了。”刘宁一脸单纯地道。

     “猛士,何必那么麻烦呢,直接卖给我们就好了啊。我们这次出10金币。”两个守城士兵竟然已经合伙了。

     “下次吧。这次我有点缺钱。”刘宁说着就拖着雪熊往城里走去。两个守城士兵脸色尴尬地站在原地,他们也不敢拦。

     进到城里,刘宁拖着雪熊来到了一处人多的地方,将雪熊往地上一放就扯着嗓子喊了起来:“卖雪熊啦,卖雪熊啦。50个金币,谁先到就卖给谁。”

     “这雪熊身上没有刺伤,好像是被用拳头活活打死的。”

     “哇塞,这半鱼人也太猛了吧。”

     “话说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半鱼人,是不是所有半鱼人都有这么猛?”

     很快刘宁的周围就被围了个水泄不通。各种讨论之声不绝于耳。

     “卖雪熊啦,50个金币,谁先到卖给谁。”刘宁又老神在在地喊了一嗓子。

     “50个金币么,我买了。”突然一个脸有点肥,眼神木讷的18岁左右的青年男子从人群中挤出喊道。

     “好,拿钱来,这雪熊就归你了。”刘宁早就等的有点不耐烦了。

     “慢着,我出60个金币,这雪熊应该归我。”又一个穿着华丽棉袄,眼神自信的青年男子突然从人群中挤出喊道。

     “这两个一个是海天楼的少东主,一个是锦衣坊的少东主,一直听说他们不合,没想到是真的。”刘宁听到身后一个大舌头老百姓在窃窃私语。

     “不好意思,我之前说了谁先到就归谁。”刘宁淡然地看了一眼那华服青年,提醒道。

     “你是不是嫌少了,那我出70个金币怎么样?”华服青年眉头一皱道。

     “把钱给我吧。”刘宁懒得再说第二遍,直接转头看向婴儿肥青年道。

     “多谢。这里正好是50个金币,请收好。”婴儿肥青年,双手恭敬地递给刘宁一个看起来沉甸甸的钱袋。

     “好嘞。对了,要我帮你把这雪熊拖回去么?”婴儿肥青年的举动,赢得了刘宁的一丝好感,所以他不介意帮些力所能及的小忙。

     “蠢半鱼人,你到底什么意思?”见刘宁一直无视自己,华服青年终于爆发了。

     “他敬我一分我就敬他一分。这有什么问题么?”刘宁转过头不耐烦地道。

     “你,你……”华服青年被刘宁说得语塞,指了半天最后气冲冲地挤开人群离去。

     刘宁没有在意,他重新将头转向婴儿肥青年。

     婴儿肥青年眼神感激地道:“多谢你的好意。不过,我会叫人来搬运这雪熊的。”

     “既然如此,那就再见了。”刘宁潇洒地转身离去。

     婴儿肥青年忍不住在心里暗叹了一口气:“唉!这半鱼人的力量和忠诚都是难得一见,可惜性格不羁不会受人所限,否则将他收为手下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