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搜查与污染
    “情况我大概了解了,莱纳阁下,希望你能和我们一起进去调查,你的能力是必须的。”布莱恩向我说道。看来卡尔文在观望我和阿诺德战斗时已经用某种方法把这里的情况告知了他们。

     “乐意效劳。”我回答道。原本我打算在找到线索之后独自变装潜入的,不过由于已经被众多守卫看到了脸,现在也没这个必要了。

     之后,布莱恩命令下属守住了府邸的各个出口,带着余下的人,走进了宅邸内。

     卡尔文似乎地位很高,府邸各处的守卫都不敢加以阻拦,布莱恩也对他十分恭敬。不一会,我们便来到了城堡内的客厅。奢华的客厅里错落地站着几个仆人,一个衣着华丽的贵公子半躺在沙发上。那个深色服饰的商人也在,看到我们进来后,那个商人站了起来并向我们行礼。

     “卡尔文大人,布莱恩,来此有何贵干。”那个贵公子看见我们后调整了姿势坐了起来,问道。

     “查德大人,是这样,最近王都假金币泛滥,我们在追查犯人的时候,犯人似乎不小心逃入了您的府邸,因此希望您能允许我们在您的府邸进行调查。”布莱恩向他拒了一躬,说道。

     “你是想说我庇护犯人了?!”

     “大人误会了,我们也只是奉王女殿下的命令行事。”

     “哼!阿诺德,去请叔父大人过来。”名叫查德的贵公子似乎对我们的贸然闯入十分不满,便对着仆人说道。那个叫阿诺德的巨汉已经醒了,换上了干净的衣服侍立在一旁,听到后鞠了一躬,便打算离去。

     “等等,查德大人如果是想叫将军大人过来的话大可不必再费心,我们已经通知他老人家过来了,没得到他老人家的允许,我们也不敢在您府上叨扰。”布莱恩继续说道。

     之后我们便在客厅等待着这个所谓的将军大人到来。依照刚才的情况来看,这个叫查德的贵公子并非伯爵本人,应该是伯爵的亲属一类的人。那个深色长袍的商人则一直站在旁边,看起来并不算很紧张,应该是把查德当成靠山了吧。想来若不是他没头脑的直接来伯爵府邸报信,假金币的调查也不会进展地这么顺利。不过也正因为此,玛琪王女才能这么快通过我查到这个地方,让我白白失去了领先她的机会。

     一会儿之后,在一个侍卫的陪伴下,一个英武的中年男性出现在了我们的眼前,他身穿深红色的便服,蓄着银色的络腮胡子,看上去五十多岁。见他来到客厅后,所有人都鞠躬向他行了一个礼。

     “叔父大人,您听我说……”

     一见到将军,查德便走到将军身旁向他诉说当前的状况,查德说完后,将军也听了布莱恩的描述。此时我感觉有人在向我打招呼,我顺势看过去才发现跟随将军的那个侍卫竟然是乔,他换上一本正经的骑士服装后我刚才居然没认出来,毕竟和他之前的气质相差太大,我不免大感惊讶。

     他们商谈一阵后,将军同意了布莱恩在宅邸进行搜查的请求,同时他表示,如果什么都没有查到,那么布莱恩和卡尔文便要为今天的无礼负起责任。

     “莱纳阁下。”布莱恩示意我找出假金币的位置。

     在进入宅邸后我便一直在确定圣物所在的位置,现在可以肯定它的位置就在客厅的下方。但同时,有一点令我非常在意,圣物的反应十分奇怪,似乎混杂着一些无法名状的东西,之前因为在院墙外这种感觉不强烈,但进入宅邸后我可以明确的感受到这股浑浊的气息。

     “请问查德大人,可否让人带我们去客厅下的地窖呢。”我说道。

     “哼!随你们便。”查德说着便示意一个仆人带我们下去。

     “布莱恩,虽然不确定但我还是要提前说一下,下面似乎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请大家小心。”我继续说道。

     不一会,我们便来到了地下的酒窖。令我意外的是,将军大人居然亲自下来监督我们,查德虽不情愿也只好跟着一同下来。酒窖里光线不好,一阵寻找后也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东西。我再次感知以确定圣物的位置。

     “查德大人,您可以帮让人帮我们打开这里的暗门么,我想我们正前方还有一个房间。”

     “哼,开什么玩笑,什么都没有发现就……”查德激动地反驳起来。

     “卡尔文。”将军突然发出浑厚的声音,打断了查德的抱怨,示意卡尔文找出隐藏的房间。

     一会儿之后,卡尔文找到了隐藏的门,我们进入了一个魔法屋模样的房间,房间里堆满了各式各样的魔法道具,照明用的水晶让房间显得十分明亮。房间的右侧摆着几个大箱子,前方则是一个巨大的试验台,四周摆放着一些草本材料。试验台的中间有一个透明的类似玻璃质地的盒子,盒子里装着一个黑色的小东西,走进一看,才发现是一枚黑色的钱币。

     “繁荣之心。”我的脑中突然无缘由地闪过这个名字,没错,这个钱币应该就是我要寻找的圣物,可是它的漆黑中隐隐透出一股不祥。靠近钱币后,那种浑浊的感觉更加强烈了。看来圣物的反应和浑浊的感觉都是来自于眼前的这个黑色的钱币。

     “莱纳阁下。”布莱恩提醒我继续寻找假金币。

     “嗯,已经找到了,我想已经制成和没有制成的假币都在那几个箱子里了。”看着盯着墙边柜子的卡尔文,我继续说道,“至于施法的魔法师,我想卡尔文大人也已经找到了。”

     不久之后,我们便搜获了假金币和大量金币样式的假铜币,那个魔法师似乎会短暂的隐形魔法,但仍没有逃过卡尔文的法眼,不过据他招供,他只是一个帮忙的学徒,真正的魔法师在我们来之前就已经逃走了。

     之后,我们便把注意力集中在了那个黑色的钱币上,魔法师学徒表示他师傅就是用这个黑色的钱币作为媒介将铜币变成金币的。在这么多人的关注下我放弃了把它掉包的念头,说实话我现在也完全不想触碰那个钱币。将大部分的证物收集好以后,布莱恩便走向那个盒子,准备回收那个黑色的钱币。

     “别碰它!”我不禁脱口而出。

     “莱纳阁下,有什么问题么?”布莱恩不解地问道。

     “如果我是你,我绝对不会碰它。虽然不知道原因,但那枚钱币透出一种不祥的感觉,就好像被什么污染了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