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章:结界
    艾米到来后,事情变得更加复杂了,如果只是我被困,我还有办法通知结界外的艾米让她来救我们,没想到艾米也进来了。

     在了解到自己被困住以后,修和妮娜便不断尝试破除结界,离开地下室,但却丝毫没有任何进展,索玛则安静地待在人偶附近,并不对他们进行帮助。

     “索玛,你有办法破坏结界么?”妮娜问道。

     “没可能的,你们就不要再尝试了,葛瑞丝老师说过,三天之后结界会自动消失,我们现在只能等到那时候了。”

     “三天?”

     “是的,不过你们放心,葛瑞丝老师在结界上附加了其他的魔法,这三天内,我们都不会感到疲劳和饥饿,不过你们再这样浪费魔力的话就不一定了。”

     “谁还关心这个,不过葛瑞丝老师为什么要将我们关起来。”修问道。

     “应该是不想让我们插手托夫勒老师遇上的麻烦吧,同时也是为了保护我们。”

     “什么麻烦?”

     “你们听过哈曼这个名字么?”索玛说道。

     “哈曼?没听过诶。”妮娜说道。

     “额,你们选了托夫勒作为导师,却什么都不知道么?”

     “难道他是导师的情人?”修吐槽道。

     “……”

     “当然不是这种八卦。”索玛无奈地说道,“托夫勒老师从前是第六位阶的魔导士你们应该知道吧。”

     “当然。”

     “这么说吧,老师现在掉回第五位阶的大魔法师似乎就是因为这个人。”

     “!!”

     “怎么回事?”

     “详情我也不清楚,这个叫哈曼的人似乎十年前是内院的学生,他当时的导师正是托夫勒。但他由于研究禁忌引发了事故从而被托夫勒老师发现,于是便逃出了学院,藏了起来,托夫勒老师也因此事受了重伤。之后的这些年里托夫勒老师似乎一直在追查他的下落,想必现在老师因为有了新的线索,便去追捕他了吧。”

     “能让魔导士受重伤,还真是个危险的人物。”修说道。

     “那葛瑞丝老师现在是去阻止托夫勒老师了么。”妮娜说道。

     “不,恐怕不是如此。”我说道。

     “的确,如果葛瑞丝老师要阻止他的话,只要将眼前的这个追查人偶破坏就行了,没必要叮嘱我守着这个沙盘,更没必要亲自追过去了。”索玛说道。

     “你是说?”

     “没错,葛瑞丝老师应该是去帮忙的。”

     听完所索玛的解释,我想起了入学那天无意间听到的托夫勒与葛瑞丝之间的谈话,当时他们谈论的想必就是这件事。那么,今天在城郊碰见托夫勒老师也就不奇怪了,那个病人的怪病应该就是这个叫哈曼的人搞的鬼。如果委托人的病与安格的相同,直觉告诉我,我或许能在这个叫哈曼的人身上找到一些新的线索。

     “对了,你说那个哈曼在研究禁术,你知道具体是什么吗?”

     “这我就太不清楚了,不过听说与人工生命体有关,好像是死而复生一类的。”

     “人工生命体?”

     “你们还记得人工生命体最大的缺陷么。”

     “是没有自我意识吧。”

     “没错,就算运用魔法赋予人工生命体机能和记忆,但他们终究只是人偶,不可能拥有自己的意识。”

     “就算可以给已死之人制造一个躯体,保留他的记忆,但灵魂也无法再次回归的么。”

     “对,这点死灵魔法也是一样,就算魔法可以操控亡灵,但他们也不可能让其再次拥有生命,亡灵终归是亡灵。”

     “难道他想复活什么人么?”

     “不清楚,但是如果能够成功,让人灵魂得以延续的话,那么我认为完全可以使人获得永生。”

     “虽然很美好,但不得不说真是危险的想法。”

     “的确。生老病死本是自然规律,但总有一些人妄图挑战它。”

     “这种事你们就之后讨论吧,既然哈曼这么危险,那托夫勒老师不会有事么?”妮娜打断我们,说道。

     “是啊,魔导士时期的他都没能赢过这个叫哈曼的人,现在的老师的处境就更加危险了。”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更应该去帮助老师们了?”

     “哼,就凭我们几个初级魔法师能够做什么。如果是院长之类的还好说,但近期院长偏偏不在,并且,老师也似乎不想让别人插手,想必在学院那边,葛瑞丝老师也编造了一个我们近期不在学院的理由吧。”索玛说道。

     “你的说法我完全无法认同,既然是导师遇上了麻烦遇上了,就算我们现在能力微薄,但也不得不去帮忙吧!”修气愤地说道。

     “我不想和你争论,你如果想帮忙的话现在留在这里给葛瑞丝老师提供情报即可。再说了,我们现在完全出不去。”

     “我赞同修的意见,如果能够帮上老师的话,我也想出一份力。”妮娜说道。

     “可是你们有办法出去么?”索玛说道。

     “索玛,现在不是应该你来想办法么,在场的不是你最擅长处理结界的么!”修说道。

     “我刚才就说了,对于结界我完全无能为力,在你们进来之前我便尝试过,别说破坏结界,我连基点都无法找到,想出去的话,只能等到三天后结界效力消失了。”

     “索玛,如果找到基点的话,你就可以破坏结界么。”我问道。

     “不,找到基点的话只能说有可能,要是这是个不可逆的结界,那我也没有办法。”

     “但以现在的情况来看,这是应该是个可逆的结界吧。”妮娜说道。

     “就算是这样,可是你们有办法找到基点么。”索玛问道。

     “艾米,你能找到么。”我问道。

     艾米无奈地摇了摇头。

     “索玛,结界的基点不会在地下室以外吧?”我问道。

     “这你放心,就算有多个基点,主基点也一定在这个地下室内,只要找到主基基点,我就有可能将其破坏。”

     “既然如此,找到基点后你一定要将其破坏啊。”

     “你有办法。”

     “我想试一试,索玛,如果让结界全部附上别人的魔力,是不是有可能找到魔力的基点。”

     “说实话很难,干涉别人设置的结界消耗很大,并且就算我们有如此惊人的魔力,但葛瑞丝老师是圣属性的魔法师,很难分辨出来。”

     “那可不一定。”

     “莱纳,你不是真想这么做吧,就算道你的魔力评级是S,但挑战大魔法师设下的结界还是太困难了,况且你风属性的魔力很难影响到她的结界。”

     “莱纳应该做得到吧,他那恐怖的魔力量我是亲身感受过的。”妮娜说道。

     “谢了,话说你们还不知道我魔法的真正属性吧。”

     “不是风么?”

     刚来学院时,奥霍斯的大部分魔力就已经被我转化成了自己的,利用这些魔力影响一个大魔法师设置结界的话应该问题不大。

     “不,这并不准确。”说着我便拉了拉衣领,“风属性只能算是我魔力的属性之一。艾米,你暂时帮我保管这个。”说着,我便将天之匙取下,示意艾米戴上。

     “刚才那是什么,可以感受到很强大的魔力。”索玛问道。

     “护身符罢了。”

     “好了,那么艾米,索玛,就拜托你们找到基点了。”

     之后,我们便再次来到了地下室门口,正如索玛说的一样,在结界内部并不会受到其他的影响。

     “这里应该就是结界的边缘吧。”

     “没错。”

     “那开始了。诅咒……”

     我默念着,并准备将魔力通过结界壁扩散到整个结界里。通过接触我能感受着结界里魔力的流动,的确,干扰别人的魔力十分困难,不过好在属性相互克制,我的魔力也顺着走向渐渐汇入洪流之中……

     “莱纳…艾米…”不一会艾米便指着隔间附近的地面,向我示意她找到了基点。

     “太好了。索玛,接下来就交给你了。”我不觉松了一口气

     “没想到,你这家伙居然是暗属性的……”修惊讶地说道。

     “是啊,难得有暗属性的魔力,为什么不去修习黑暗系的强力魔法呢?”

     “莫非你是因为黑魔法师不被大多数人接受才刻意压制自己吗。”

     “当然不是了,先别管这个了,一起破坏结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