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三章 校园偶遇
    “喂,小转,你在宿舍吗,我现在在你宿舍楼下,给你送了点生活日用品过来,你下来帮忙搬一下呗?”

     “不在宿舍在练习室呀?好吧,那你继续联系吧,我自个儿上你宿舍去啦,应该有人在吧?”

     大周末的,还以为小转那小子能在学校呆着呢,没想到又去外面租的练习室练习去了,还真是一刻都不放松。我只能自己唉声叹气地一趟复一趟,把东西往四楼上顺,一连跑了三趟四楼,手都被沉重的塑料袋勒出一道道的红印子,才把给小转捎带的东西搬完。

     搬完东西,见小转宿舍很是乱得很有些不羁,桌面连个能落手的地方,没洗的脏衣服已经把两个脏衣筐都塞满了,便顺手帮忙打扫拾掇了一下,该扫的扫,该洗的洗,再把乱摆的东西归整到它该在的地方。

     等把房间收拾得像个人住的地方,我都累得直不起腰来了。

     稍微歇了口气,南江看天色尚早,便起意去看看学校里的杜鹃山,也不知道花开了没开。

     这学校有片不大不小的山丘,丘上遍植杜鹃花树,每到花季,满上遍野艳红的杜鹃花,美得很是娇艳,灿烂得很是喜人,映着校园漫染的翠绿,如天成的一幅工笔,市里许多摄影爱好者都会蜂拥而至,将这一隅小景收入镜头中,算得上是市里一个知名的景点吧。

     小转的学校南江已经摸的相当熟了,当下出了宿舍抄近路直奔杜鹃山。

     远远的就看到一片红,居然正赶上花期。南江心里高兴,迫不及待地掏出手机,一边往那边走一边咔咔开始拍照。

     她也不懂什么取景啊角度啊采光的原理,只管把满山的杜鹃花,连带背景的树林和前景的湖水拍到一张图里。

     等走近了,看花开得正是茂盛丰腴的时候,枝上簇簇叠叠,南江便又换了微距,选了枝开得最繁盛的拍了几张近景。

     咔嚓、咔嚓、咔嚓……

     快门声轻轻靠近南江,终于还是引起了南江的注意。

     南江抬头看向声音的方向,居然看到了许赫言。

     “你怎么在这儿?”南江挺意外的,虽然这小子有“跟踪”过她的前科,可今天她也只是临时起意过来的,要说是跟着她来的,好像也不大可能呀。

     莫非两个人真的如此有缘?南江不禁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我过来拍照的呀,”许赫言扬了扬手里看起来很高端而南江根本就不懂有多高端的长炮,笑了笑说:“我都连着来这儿好几天了,本来还以为,这个月的作业只能交几张拍杜鹃的照片上去敷衍了,没想到今天运气这么好,给我拍着了一个美人儿,‘如花似玉’这词果然说得没错,你站在花丛里,比这满山的花还好看。”

     这么孟浪的话,如果换个大叔说出来,肯定会被人当做臭流氓,可是被个还是个大孩子的男人用那么认真又单纯的神情说出来,竟然很是真诚动人。

     南江听完脸都红了,她活了三十岁,还没见过这样直接的攻势呢。南江尴尬地摸了摸微微发烫的脸颊,颇有些心虚地低下头,假装很认真地研究起花来。

     “对了,你要看看我怕的照片吗?虽然是抓拍,但我感觉拍得很不错,是最近拍的里面最好一组了,我超满意的,”

     许赫言翻到他偷拍南江的那几张,把相机递到南江面前,一张张地跟南江讲起这张的光线抓得如何如何妙,那一张的取景又如何如何符合黄金比例和视觉集中原则。

     一系列的专业术语噼里啪啦的蹦出来,听得南江山里雾里云里的,只知道这几张照片拍得很好、非常好、连专家都会认可点赞的好。南江自己也确实觉得拍的不错,便很是郑重地点了点。

     她本身其实不太喜欢拍照,因为每次在镜头前摆姿势的时候,她都会变得超级僵硬,拍出来其丑无比,慢慢的就不爱拍照了,可是在许绍洋镜头里的她,笑得很自然很由心,从单反小小的屏幕上都能看出她看到这满山花海时的那种喜悦。

     许赫言得到南江的肯定,高兴地尾巴都要翘到天上去了,就他这才学了两三天的三脚猫技术,加上三寸不烂之舌的一通胡诌,居然能让南江认可,看来南江是一点儿都不懂摄影的呀。

     得意忘形的许赫言恶向胆边生,一计突然涌上心来,:“我刚看你拍照,好像不是很会的样子啊,要不要我教你一手?包教包会,就算是手机,也能拍出好照片儿,怎么样?”

     他倒是打的好主意啊,有了教学摄影这一层关系,他再往南江跟前儿凑就名正言顺了,再不怕讨南江嫌或被她赶走了。

     “啊?”南江一脸懵,这又是哪儿跟哪儿啊,难道她的样子看起来像很嫌弃自己摄影技术很差,很想学拍照吗?她明明并没有想学摄影啊,拍照嘛,不过是兴之所至,拍得好或坏又有什么关系,“呵呵,不用了吧,不用这么麻烦的。”

     “不麻烦的,教你……”

     南江感觉情势不妙,这句话不能给许赫言说完咯,赶紧岔开了他的话:“你刚刚说作业?你学摄影的?”

     “嗯?是呀,就这个学校,视觉艺术系。”

     “你还真是大学生啊?”南江挺吃惊的,可再想想,倒也觉得能理解了:“难怪了,学摄影挺花钱的吧?”

     “嗯?”许赫言怎么觉得有点儿跟不上南江的节奏了呢:“是啊,是挺花钱的,光这个”,许赫言掂了掂手里的单反,“光这个镜头就两万多,还有自己建暗室啦,买显影剂啦,都挺花钱,都说单反毁一生嘛,学我这专业也差不离了,还没得学成开始挣钱,就先破产了,哈哈哈,所以你看那些学艺术的都穿的那么破呢,美其名曰什么艺术感,其实只是买不起新的而已!哈哈哈哈……”

     额,好冷……南江看着被自以为“幽默”的自己逗得哈哈大笑的许赫言,默默地抖了抖肩。

     “对了,你怎么会来我们学校啊?专门来看杜鹃的?”

     “哦,我来给小转送点儿东西,顺便就到处逛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