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 真相法庭
    “呵呵,突然觉得我好坏啊,明明听阿南说得这么可怜兮兮的,我居然莫名觉得很爽呢!”邵依依打趣到:“那天还真没看出来那小子这么能啊,居然让我们南女王吃了哑巴亏!”

     “嘻嘻,别说,我也是有点爽……”邵依依和凌萧然默契地相视一笑,那不可言说的贱兮兮的神情,可把南江给气得呀,抡起抱枕就给那两个黑心冷肺的女人砸过去。

     “喂,这都是些什么人啊,还有没有点儿同情心啦!”

     邵依依和凌萧然笑得更开心了。

     “喂,上次我给你带的面膜搁哪儿了啊,拿出来我们敷敷,刚刚找了好久都没找到……”

     南江去洗手间面池下的杂物柜里找了半天,终于把邵依依之前送她的黄金面膜给翻了出来。

     “我晕,这么好的东西,你居然塞在储物柜里不用?”邵依依直呼南江暴殄天物,一把夺了过去开了一片,先给南江糊上脸。

     三个人人叠人地挤在一个沙发上摊着,敷着面膜,凌萧然突然想到了一种可能性,觉得很有必要提醒一下自己这个超级迟钝的闺蜜:“说真的,阿南,你真的单纯觉得是你倒霉,就一点儿都没觉得奇怪吗?世上哪儿有这么巧的事,那个孩子原本没在清和布拉诺打工吧,怎么在遇见过你一次之后,就突然在那里打工了呢?也未免太巧了吧,简直说不过去。我觉得,他好像是故意到你经常去的地方工作,就等着假装跟你‘偶遇’呢。”

     做律师的果然就是不一样,看事情的眼光甚是犀利,仅从南江的只言片语中,就把许赫言的小心思、小手段猜了个七七八八。

     “被你这么一说,好像还真是……”南江之前只觉得被许赫言缠地烦了,根本没有多想,如今经萧然一点拨,再联系最近一段时间的事仔细一想,觉得萧然的推测有点道理:“可他怎么知道我会去哪里呢?”

     “他可能……专门调查过你,本来你的生活动线就很简单,来来去去就那么几个地方,只要把你常去的地方调查清楚,然后在那里蹲点,就准能碰上你,再然后就成了你眼中的偶遇。”

     南江用腿磕了磕萧然:“切,赶紧打住吧你,越说越离奇了。还调查呢,还蹲点儿呢,这都快要上悬疑片的套路了,你说你干嘛不去当作家呢,还当什么律师啊,这么能想……”

     “那你怎么解释这频繁的‘偶遇’呢?你个金融专业毕业的,也是学过概率的。”

     “嘻嘻,说不定是命运呢!”邵依依插话。

     南江和萧然同时用“哼~、切~、白眼”三件套对邵依依的言论表示了不屑。

     邵依依讪讪地收了声。

     “可是,为什么啊?他的动机呢?”南江还是觉得解释不通,自己有什么值得他那么费尽心思,去她常去的地方蹲点埋伏,也要和她扮偶遇的呢?

     “他在追你呗。”感情史快赶上中华上下五千年一般丰富的邵依依一语道破。

     吓!南江吓得腾地坐了起来,直接把半个身子都叠在她身上的凌萧然掀到沙发下面去,脸上的面膜还啪叽砸到了凌萧然脸上。

     “啊!不会吧……”她一个三十岁的大龄女青年有什么好追的啊?南江被萧然大胆的定论吓到了,一时接受无能。

     萧然摊在厚厚的羊毛地毯上接话,也不起来,反正这里宽敞,比能挤掉人的沙发爽多了:“有什么不会的啊,你年轻,长得漂亮,事业有成还单身,有人追很正常啊。再说了,你有什么好烦的,你应该开心啊,都三十了,还有小鲜肉追,而且依依不是还说,那孩子长得特别帅嘛……”

     帅倒是真挺帅的,南江想起许赫言穿着紧身的教练制服的样子,布料下清晰的肌肉线条,下意识地咽了口口水。

     在想什么呢!南江抬手给了自己一个嘴巴子。

     “再想想还是觉得不可能……”南江再次否定,她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别再想啦,怎么不可能啊。你要知道,世上的一切过分的巧合,其实都是人为!”

     “如果……如果,真像你说的那样,那我该咋办啊?”南江开始发愁了。

     “我怎么知道,他又不是追的我……”

     “那假设在追你?”

     “我?……那我……就收了他!”

     收了他?额……“去死吧你,死萧萧!”南江一脚跺在躺在地上的萧然身上。

     “切,矫情!一个长得这么帅的小鲜肉想泡你,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啊,真想不明白,你那哪儿来的魅力……”

     “邵依依,话给我说清楚了,我怎么没有魅力了啊!……”南江伸手捏了依依腰上的痒痒肉,威胁到。

     “好好好,你有魅力,你最有魅力了。对了,我们帮你把信箱里的信全拿上来了。”

     “我去拿。”凌萧然从地毯上爬起来,从电视机旁边的报纸框里拿回一叠乱七八糟的信封塞给南江:“里面还有你们级同学会的请帖。木色信封带暗金色院徽花纹的那个。”

     南江把它从一叠信封里抽了出来,看了一眼,拆都没拆就直接丢到了垃圾桶里。

     “怎么丢了?又不去?”

     “嗯。”

     这拒绝地也太干脆。刚刚依依还和萧然商量着,要怎么哄南江去这次的同学会呢,现在可难办了。

     “你们班的同学会是年年都办,你是年年都不去,你难道都不好奇老同学们都变成什么样了吗?”

     “不好奇。”

     三个字,邵依依便被K.O.

     “……”邵依依彻底无语了,和凌萧然暗中交换了一个眼神,示意自己不行了,叫她赶紧顶上。

     看来不下猛药不行!

     凌萧然立刻把话题接了过去:“南,你耍了这么多年小孩儿脾气,也该差不多了吧!”

     “啊!耍小孩儿脾气?”南江不知道这样的指责从何而来,连队友邵依依都懵了,和南江面面相觑。

     “我和依依都知道,你读书的时候因为忙着打工,又住的混合寝室,没和班上的女生住一起,所以和班上同学们不大亲近,后来因着你和欧……咳,那谁的关系,系里的女生很是排挤了你一阵,加上毕业的时候,你又帮依依……”萧然说到这儿,顺了依依一眼,见依依突然低了头,知道这孩子也还没放下当年那事,便含糊的带了过去:“我知道你对他们也是有些心结的,所以毕业之后除了业务上不得不有的交集之外,也几乎从不跟同学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