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四章 果然再会
    每次同学会的请帖来的时候,南江只是凭着本心的抗拒,一一推了,还从来没有静下心来深刻的分析过她究竟为什么不想去。

     如今听萧然毫不留情的揭开她不愿意去同学会背后的小心思,竟然是隐藏许久的怨怼,南江一时间居然感到有些羞愧,因为她明白,虽然面上装的云淡风轻,好像从来不将过去的事情挂在心上,但实际上,萧然刚刚说的,都是她心底深处真正的想法。

     当年你对我爱答不理,如今我叫你高攀不起。

     “说到底,你这么做本来也没错,本不需要特意去理会那些人,只是你明明一直在S市,却每次同学会都不去,那些老同学又少不了会生出些别的想法,像‘混得好了就瞧不起他们’之类的,你也知道,人总是自私,不吝以最大的恶意揣测别人的,只会怨怼别人的不周到,却永远不会想到,有果必有因,是自己有错在先的。那你何必为了和这些庸民怄气,让他们给你泼脏水的机会呢。”

     萧然见南江的神色,已经有些松动了,赶紧祭出了最后的杀手锏:“就算是为了事业着想,也去吧,毕竟你那些同学里,也有好几个在你们业内说得上话的……”

     果然,对于南江来说,只要是于事业有益的,什么都能妥协。

     “我知道了,这次……我会去的。”南江一向是个受教的好孩子,萧然说得确实在理,而且就算只冲着事业,同学会里大把的人脉和行业消息,也是值得一去的。

     依依立刻帮她捡回了邀请函,极其谄媚地奉上:“大小姐,请收好”。

     “谢啦~不过,我怎么觉得你们俩今天怪怪的呢,太积极了点儿吧,都一个劲儿的鼓动我去,是不是有什么阴谋啊?”

     “是是是,有阴谋,我和依依商量好了,想要把你给卖了呢!”

     实则虚之,虚则实之,萧然这儿一说,南江反而疑惑顿去:“呵呵,知道了,敷好了就睡了吧,我明天还要上班呢?”

     早上七点,南江准时醒来,朦朦间只觉得四肢百骸沉重异常。

     掀开邵依依压在她腰上的腿,还是觉得起不了身,手手脚脚酸痛难当,不太受大脑的统领控制。

     “该死的许赫言。”南江骂了一声,强撑着下床洗漱。

     整个上午,南江的状态都不好。

     昨天运动过量,超过了肌肉的负荷不说,夜晚又被邵依依奇葩的睡姿折磨地没睡好。直到午休的时候补了两小时觉,南江才终于觉得脚是踏踏实实踩在地上,而不是飘着的了。

     好不容易熬到下班,南江又想起今晚有小转的驻场。在回家休息和去兰汀给小转捧场之间犹豫了一下,南江还是在办公室楼下随便吃了个便餐,然后去了兰汀。

     因为南江今儿到得有点儿早,才刚刚七点,兰汀还没正式营业,场里冷清清的,服务员还在紧着擦拭桌子椅子,场子里只有寥寥可数的几个人坐在角落里喝酒、聊天、发呆,各自做着自己的事。

     南江捡了个吧台角落里的位置坐下,跟吧台后面低着头、悠悠闲闲擦着酒杯的背影打了个招呼:“hi,小光,给我来个水果沙拉,再来一杯Stinger。”

     那背影缓缓转身,雕刻般的脸颊、挺俊的鼻梁、水墨染成的眉眼一一从阴影中慢慢铺展出来,然后眼神轻轻上挑,看到了她。再然后,那眉眼就这么笑了开来,轻轻叫她:“南江姐姐,咱们又见面了。”

     南江看到这熟悉又陌生的脸,笑了。

     看到许赫言的一瞬间,她竟不觉得奇怪,反而有种情理之外但意料之中的感觉。

     或许,萧然真的说对了。这孩子还真是冲她来的。

     “调酒师?”

     许赫言在南江这里碰了这么多软软硬硬的钉子,这还是南江头一次好声好气地跟他讲话,简直喜出望外,他忙不迭转了一圈,给南江秀了秀调酒师的制服:“怎么样?挺合适吧?”

     调酒师的制服和布拉诺的服务员的又有些不同,是领结加白衬衫搭紧身直筒的背带裤,明明是很娘的搭配,但许赫言解开了最上面的一颗扣子,领结没有系,解开来搭在脖子上,又将两根肩带之一换成了皮质的挂在肩上,另外一边换成了两层金属细链垂在腰间作为装饰。硬生生把这套极其“娘”的制服凹出了T台服装的效果。

     “很好,很帅!”

     就冲这简单的换了两根肩带就完全改变了整套服装的气质的心思,也值得南江给他一个赞。

     突然被夸奖了,许赫言高兴归高兴,居然很有点儿不习惯,心想:这姐姐是怎么了,突然对他这么亲切、这么和颜悦色的,是吃错药了吗?

     管他呢,就算是因为吃错药才对他亲切,也好过总把他拒之千里啊。

     许赫言喜滋滋地帮南江调酒,还故意十分夸张地秀起了他花式调酒的技术,希望姐姐能再夸他一夸。

     戚小转和band的朋友刚进酒吧,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坐在吧台前,和一个面生的调酒师聊着天,看样子还聊得挺开心的。

     “那不是南江姐姐吗?”有队友也认出了南江。

     小转“嗯”了一声,示意大家先去后台排练,自己径直朝南江走去。

     “南江,你今天怎么来的这么早?”小转挨着南江坐下,一把勾了南江的脖子往自己这边带。

     南江猛地被一勾,吓了一跳,待听出是小转的声音,便顺势靠了过去,倚在小转肩上:“昨天去健身,玩儿过了一点儿,今天身子乏得很,懒得公司家里兰汀来回跑的,就直接从公司过来了。”

     许赫言把调好的酒装杯,推给南江,就这么一低头一抬头的瞬间,南江身边就突然多了个人,南江已经亲亲热热地靠在那人怀里聊着天,可把许赫言郁闷着了。

     这个人,他偏偏还见过,是这个酒吧的一个驻唱乐队的主唱,他来“面试”的那天看到过。

     而且,他还偏偏知道,南江经常来兰汀,就是为了听这个主唱唱歌的。

     只是,他一直以为南江和乐队,只是明星和粉丝的关系,真没想到,他们俩居然是认识的,而且关系还那么亲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