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九章 救场
    合乎礼仪的,在人群中也不会显得突兀的动作,南江偏偏觉得他做出来,就带了些别的居心,尤其的撩人。

     南江瞬间像从菜里吃出了苍蝇一样变了脸色,偷偷把脸别向了一边,不想再多看他一眼。

     许赫言在那边笑得更灿烂了。

     虽说山水有相逢,那也没有这么相逢的啊!完全是自己去哪儿,那人就跟到哪儿啊!

     南江几乎要怀疑是自己出现幻觉了,不然许赫言怎么会出现在他们大金融系的同学会上呢!

     南江留心打量了一下许赫言身边的人,很快便看出端倪。

     原来他是作为同学家属来的啊。

     他身边那个女同学,南江很抱歉已经想不起来她准确的名字了,一直挽着许赫言的手臂,身子还有意无意地倚着许赫言,不过之前因为角度的问题被遮住了。

     看那女的笑得一脸得意,就知道带了个小鲜肉过来搏了大家的眼球,引得一群中女的围着她和许赫言,让她倍儿有面。

     就算不凑过去,南江也知道大家不过是吹捧两句她有手段,找了个年轻小帅哥什么的。

     而且,许赫言也还说不准是不是她真的男朋友呢!

     南江嗤笑一声,她是真的想不明白,怎么会有这么无聊的人,会觉得带个能当自己子侄的男伴是值得骄傲的事,能衬得起这么二五八万的表情。

     许赫言目光灼灼地看着她,似笑非笑。

     南江心里咔噔一声,觉得自己刚刚那毫不掩饰的嫌恶的表情肯定是落在他眼里了。

     南江悻悻地别开了头,她不想让别人认为她是个会随便评判别人的人,特别还是个比她小的孩子。

     见人来得差不多了,班长呼唤大家落座开席。

     许赫言领着他的女伴径直朝南江走来,南江脑海中过了千百条大道理和借口,就是没法找到一条能合理地拒绝许赫言和女同学坐她身边的。

     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许赫言坐到她的身边,然后朝她得意地挑了挑眉。

     我忍!南江硬是对着许赫言挤出个笑容,然后越过许赫言对着他的女伴说:“秋玲,”就在刚才,她终于想起这位老同学叫什么名字了,“你男朋友吗?长得超帅的呢,而且和你好恩爱啊,你看大家,都看着你,好羡慕你呢~”

     果然,听到南江夸她,这位叫秋玲的同学立刻攀上许赫言的胳膊,动作特别扭曲地,就为了把脸贴上许赫言的胸膛,也不怕自己脸上一尺厚的粉会糊到别人的白衬衫上,就为了向同桌的同学们展示他们有多恩爱。

     南江会心一笑,对她的表现十分的满意,这样许赫言就没有时间来烦她了。

     女人啊,这么容易就被玩弄于鼓掌之中!

     许赫言笑着应付自己的女伴,心里的想法和南江不谋而合。觉得女人真是有够蠢的,不过也有例外,南江,你又一次让我刮目相看啊!许赫言对南江的兴趣更浓了。

     席上,第一次参加同学会的南江,成为老同学们重点攻击的对象,大家轮番上阵劝酒拼酒,南江东一杯西一杯被灌了不少,饭还没吃两口,人已经喝得有五六成醉了。

     饭后,南江晕晕乎乎的,还没来得及拒绝就被大家架去了KTV的包房续第二摊。

     之前的酒气早就过了,南江坐在K房的沙发上,百无聊赖把玩着一只酒杯,混浊的空气、震耳欲聋的音乐声、黑暗中耀眼闪烁的炫光灯,都让南江觉得不舒服。

     冷眼看着身边这些放浪形骸的人,南江眉头好看的皱了起来,她一口闷掉手中的那杯酒,打算跟班长随便说个借口先走。

     “我能坐这里吗?”没眼色的老同学没看出南江的不耐烦,端着酒腆着脸凑了过来。

     南江抬眼看了看来人,不熟,懒得搭理他。

     南江的沉默让来人有点儿尴尬,奈何酒壮怂人胆,那人腆着脸,瞄准了南江和身边女同学中间那一掌宽的空间,硬是要挤进去:“来嘛,不是还有位置么,挤着坐嘛。”

     说完,也不理南江一脸不爽,一屁股坐了下来,把南江和另一边的同学挤了个趔趄,还毫不客气地把两条两百斤的肥大腿堆在两边的美女腿上。

     吃豆腐也不要吃得这么明显好不好!

     我艹,南江何时吃过这样的亏,已经在暴走的边缘了,现在还没发作,都是靠她的教养和意志力生生压住的。

     奈何有的人就是不懂见好就收,这猥琐老胖子见一击得逞,居然得寸进尺,假装没坐稳,身子一歪,一手按在了南江光溜溜的大腿上!

     这成了压倒南江自控力的最后一根稻草。

     WTF!南江蹭地站了起来,反手就给了死老胖子一巴掌。

     幸好ktv里声音嘈杂,除了胖子和旁边同样被揩了油的女生,没有别人听到了那个响亮的巴掌,大家只看到南江突然站了起来,而旁边的胖子也突然站了起来,大家都没反应过来这两个人是起了争执。

     胖子满脸凶相,一副要打南江的样子:“你就臭娘们,爷挨着你坐那是看得起你,敢打我?”

     “怎么?你难道还敢跟我动手吗?打的就是你这种无耻败类!有本事你跟我动手啊!”南江还没见过这么无耻的人,今儿真是长见识了,吃豆腐被打了,还敢跟人放狠话。

     “看我敢不敢!”胖子抬手作势要打人,手在半空中就被另一只手牢牢握住。

     许赫言一手制住胖子,一手搂了南江,笑得无比友善地对胖子说:“女人都想打,看来这只手是没必要要了,恩?”

     动手的:“干嘛!你还想跟我动手”同时手上加力,胖子很快就痛得受不了了,手臂骨头像要断掉了一样,一张肥脸憋得通红,冒出满脸的油汗。

     “这是怎么了?”班长大人终于发现似有不妥,挤过人头过来救场。

     许赫言迅速松开了手,还悠闲地在裤子上擦了擦手指上的油脂,“没有什么,就是刚刚这位同学想和南江换个座位,现在换好了,没事了。”许赫言笑着答,脸上一派春风和睦。

     班长带着点儿狐疑回到自己的座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