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八章 同学会再见
    萧然一路飞车,将一手车技发挥到了神乎其神的地步,终于堪堪在约定的时间之前,把南江送到了开同学会的地方。

     “我就说绝对不会让你迟到吧,堵车什么的,姐没在怕的~快下车吧!”

     “嗯嗯,你厉害。”南江夸得极其敷衍,完了还不忘教训萧然:”但只此一次哈,今天情况特殊,以后不许再这么开快车了,多危险……”

     “知道了啦,快走吧,老妈子……”

     萧然很喜欢开快车,以前还出去飙过车,赛赌局,鉴于这样的前科,后来每次她一有飙车的嫌疑,就要被南江洗耳朵。

     南江一下车就看到老菜根门口占了一个个子不高,长得肥头大肚的人站在门口迎宾。

     南江走了过去,不是很确定地喊了一声:“班长?”

     胖子回过头来,还没说话先送上一个大大的笑脸,“这位美女……”班长仔细一看,一眼认出她来,满脸不敢相信:

     “是南江?天啊,真是稀客稀客啊,我还以为你今年也不会来了呢!快进去,快进去,好多人都来了,在里面呢,他们也很想见到你的。”

     南江也是挺佩服班长的,毕业之后也有八年没见了吧,班长居然还能立刻表现出和她很熟、关系很好的样子,让她一下子就消除了多年不见生疏感和尴尬。

     如此长袖善舞,难怪大学能连任两年班长,毕业之后没有背景也很快在业内混得风生水起。

     班长领着南江进去,一路陪她唠着嗑:“这几年,你可是混得风水水起啊,行内经常流传着你的大名和故事,每次听到关于你的话题,我都特别骄傲,这可是我的同学啊!不过,这几年没见了,你变化还真大呀,变得那么漂亮,我刚刚都差点儿不敢认你了,哈哈哈哈!“

     南江被这么一顿夸,居然有点不好意思了:“没有,就是稍微化了点妆,再说人本来就会变嘛,你也变了很多啊……”

     变了什么?难道说人家变胖了?当年清瘦的班长大人,短短几年时间,就膨胀成了现在这样?

     南江偷瞄了一眼被班长圆滚滚的肚子顶出来的那颗纽扣,随着班长的哈哈大笑颤动,南江只觉得自己的小心肝儿也跟着颤了颤,赶忙收了声。

     班长倒是也不以为意,进了包厅之后,忙不迭的给同学们说:“大家快来看看这是谁呀,南江同学,稀罕吧,咱们盼了这么多年,终于把她给盼到同学会来了……”

     南江这才明白,班长为什么一定地陪着她进来了,不是过分热情,而是担心有同学们认不出来,让她尴尬的妥帖。

     南江不经多看了班长几眼。

     “南江?稀客啊,您老大驾终于来啦,太不容易了。”

     “赶紧的,来来,坐这边。”

     南江一直以来担心的生分和冷落并没有发生。

     大家反而真的都像多年未见的老朋友一样,热情地招呼她过去坐。

     大家果然都在时光里成熟了啊!

     可能,到头来只要南江自己一个人还记得当年大家对她的冷漠和排挤。倒是她肤浅了。

     或许真的该真正释怀了,南江笑了,坐到那群当同学时几乎没什么交流,现在却能和她家长里短的老同学中间去。

     人真多啊,南江没想到班长大人的组织力和号召力那么强,他们那一届七十来号人,怕是来了有七八成了吧,很多天南地北远在外地工作的同学都来了,一屋子的青年才俊,一屋子金融界的生力军。

     南江在业界名气颇大,她又是第一次来同学会,大家都不会放过这个难得的机会,都争相上来跟她说话,聊聊创业的艰难啊、现在什么基金风险比较小啊、她最近看好那几支股票啊、洗盘推盘的新方法啊,倒也不觉得无聊。

     南江坐在人堆里,一边和大家聊着天,一边悄悄地打量着这些既熟悉又有些生疏的脸孔,不禁感叹时光真是残忍,那些年轻的人儿都不可避免的变老了许多。

     南江以前总是觉得,三十岁的年纪不算老,可是为何大家眼角唇边都开始起了皱纹,里面写满了工作的压力,家庭的重担;曾经那些清澈的目光,也带上了些妥协或油滑,过去的斗志和激情早已不见了踪影。

     细节,出卖了他们。

     老,已经从心里开始,从放弃曾经的理想开始,从向社会妥协那一刻开始。

     南江心里很不是滋味。

     曾经的院花,那个赌誓非富豪不嫁、非才子不嫁、非帅哥不嫁的三不嫁女神,更是完全沦落为黄脸婆,厚厚的粉底也遮不住脸上的妊娠斑。

     也不知道她的老公究竟是什么样儿的,当年的“豪言壮语”是否已经实现。

     曾经院草,发际线越来越高,南江真怕下一次同学会再见到他时,他就已经秃顶了。

     原来时光如此尖刻又如此公平,自己和萧然、依依一向自诩能抗拒了时光,活得永远年轻。现在,她开始怀疑,她们又还能年轻几时呢?

     不!还有一个还保持着年轻的!

     就在南江被同龄的同学们已经开始变老了这个事实打击得心灰意懒的时候,她突然看到了一个挺阔的背影,让她重新燃起了生活的激情。

     挺得笔直的背、白衬衣灰色西装背心,露出的小半张脸皮肤干净紧致,端着香槟杯的动作举止大方雅致,浑然天成,冷灰色的卷发搭理得整洁妥帖,一看就是那种在岁月中积累了品味和格调,而不是只要皱纹的男人,让人一望就心生好感。

     不过,这人这么看着有点儿眼熟呢?是谁呢?

     南江把那个背影和老同学数据库对照了一遍,找名字失败。

     南江不敢放弃,一定要知道他是谁,于是在心里默念到:转过来!转过来!转过来!

     哇靠,还真的转过来了啊!

     看到那张脸,南江吓了一大跳。

     “怎么会是他?这不是08届双语金融的同学会吗,他怎么会在这里?”

     不过两天时间不见,他换了新发型,穿了正装,混在她的老同学中间,她居然没有第一眼就认出来。

     像是感觉到南江的视线,许赫言突然抬头准确看向南江,冲着南江笑着眨了眨眼,举了举手上的香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