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3章 老娘对你说的一切完全没印象
    “苏,”他低声呵斥道,“停下。”

     “唔……”

     说人话好吗,这样还不如不回应呢。

     而且某处依旧湿软,她的牙齿带来的疼痛和发麻感一起冲进大脑。

     莫里亚蒂很无奈,他都疼得发麻了,苏还没咬累啊!

     然后他感觉脖子一疼。

     好样的,她还换了个方式咬人,一边咬还一边磨——你是猫吗?现在把他脖子当磨牙棒用了吗?

     这是诊所下面的地下车库,俩人坐在车后座,地点很尴尬,姿势很尴尬,气氛也很尴尬,教授的脑子里想的东西却一点儿都不尴尬。

     反正她也只是咬一咬脖子,成不了什么大气候,与其在这儿尴尬,不如好好思考一下目前的情况。

     ——充分懂得通过统筹规划利用时间的数学家这样想到。

     s学院现在有两起命案。

     其一是生化系助教丽贝卡身首异处之案,其二是教超工作人员希瑟怀特遭人分尸之案。

     好吧,严格来说,还有第三起。沃茨教授“自杀”案。

     丽贝卡和沃茨教授是他手所为,前者是他用来练手的小案子,丽贝卡的无头尸体被他藏在了一个隐秘之处,到时候自然会“闪亮登场”。

     至于为何选择丽贝卡,那是因为她是全院最漂亮的学生,用这具尸体替他揭开爱好的新篇章,再合适不过。

     不过现在他觉得,怀里这个学生要好看的多,不止好看,而且足够有悟性,这样的学生,可以放在更合适的时候用。

     那么有关沃茨教授一事,她的员工宿舍在他对面,那天特意跑来问了他有关神奇的□□,想来,也许是那天他用拉环开门的时候被她从猫眼里看到了。

     莫里亚蒂反思着自己是否有些纰漏,其实有些细节方面并没有做到完美,比如……如果警察再仔细一些,会发现生化实验室门锁里有划痕,如果再拿材料对比一下,就可以知道,那正是拉环所致。

     警察蠢不代表他就可以给自己留个后患。

     因此,沃茨教授留不得。

     ……

     说来也巧,沃茨教授有抑郁症,因此他稍稍吓了她一下,她就选择了自杀。

     不过,也正因为这位有抑郁症的同僚,他得知了汉尼拔·莱克特这个名字。

     后来希瑟怀特的案子,一而再再而三地将各种证据指向他,他怎么可能不起疑。

     自己暗自调查中发现,她因为单身之苦,出于“想嫁没人娶,愿意娶她的她又看不上”的矛盾心态,一直和心理医生有接触。

     别发笑,希瑟怀特已经近五十岁,这个年龄愁嫁愁出心理问题,再正常不过。

     亏她平时标榜什么独身主义,呵,虚伪。

     话说回来,无巧不成书,希瑟怀特接触的心理医生也叫汉尼拔·莱克特。

     于是他下意识查了一下丽贝卡。

     ……结果是如出一辙的巧合。

     巧合太多,背后就一定有必然,当他留心观察过后,他随意查找的学生中,一半人有心理疾病,这一半人中又有三成学生,是挂名于莱克特医生手下。

     大学生或多或少有心理疾病,这点正常,但是这么多学生在同一个心理医生手下,那就不正常了。

     为什么会这样?是因为——

     “疼……”

     莫里亚蒂蓦地回神,感觉自己的脖子终于脱离了痛苦的撕咬,再低头,原来是苏揉着胳膊醒了过来。

     莫里亚蒂这才发现,她的胳膊上有两道很深的伤口,左手的手腕关节处肿成了网球。

     ……这么不会照顾自己。

     她睡眼惺忪地抬起头,发觉自己趴在一个人怀里,仔细一看原来是教授,先是懵逼两秒,之后吓得猛地一起身,毫不意外地撞到了车顶,这才委屈地捂着天灵盖小心地挪到旁边的座位去了。

     莫里亚蒂教授由衷地感到欣慰和满足——这么蠢一定是他的学生无误了。

     太好了,脖子,你可以不用当磨牙棒了,高兴吗?

     脖子心里苦,脖子不能说,脖子心里只能更苦。

     一切的始作俑者呆愣愣地抬头,眨巴着眼睛,看了看面无表情的教授,又看了看他的脖子——一个红红的小牙印,还渗出了血丝,上面沾了点口水。

     她脑子一抽:“有吻痕就算了,口水都不擦干净就出来虐狗,想不到你是这样的教授。”

     莫里亚蒂:“……”

     为师就这么静静地看着你。

     然后苏终于脑子开窍了,整张脸轰然红透,激动的话都说不利索:“我我我我我、我干的?”

     “不是,”莫里亚蒂意味深长地看了看她肿了的嘴唇,“磨牙的小野猫干的。”

     “教授我错了……”

     下意识认完错,她后知后觉地一皱眉:“不对啊,我刚刚是在莱克特医生的诊所里好好睡了一觉,怎么就是我干的了?”

     她还肯定自己似的重重点头:“嗯,一定不是我干的,这么说真的是小野猫爬教授脖子上咬的?”

     莫里亚蒂看着她,只好耐心解释道:“你有人格分裂症——”

     “刚刚的事情都是我第二人格干的。”她干巴巴地接着说完下面的话,然后耸肩,“这话是我小时候干了坏事之后说出来逃避责任的。”

     然后一脸“这你都信”的表情看着莫里亚蒂。

     这表情真是……

     为师无言以对!

     他觉得现在他一个忍不住就会去把她另一只手也拧成网球。

     好在她迅速发现了这一事情。

     “我的手这是怎么了!”

     “咦我的胳膊好疼!”

     “难道我又梦游了?”

     “不靠谱的心理医生!亏他还说会替我想办法!现在连人都不见了!”

     她最后挥舞着肿成网球的拳头,愤恨地说了最后一句话。

     “这点倒是,”莫里亚蒂立刻表示认同,“所以以后不要去他家看病了。”

     ——远在楼上的莱克特医生冷不防打了个喷嚏。

     “医生,你没事吧?”他的患者颇为关心地问。

     “没事。”风度翩翩,他微笑着回答,依旧让人如沐春风。

     而车库里的两人已经离开,莫里亚蒂决定去替学生好好处理一下她的伤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