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6章
    [番外第二的时光2]

     第二觉得,在这灰暗的时光里,她除了有幸认识苏苏——那是她的衍生人格,另一件幸事,就是可以与汉尼拔·莱克特相识。

     其实,她忘记了初见时自己是怎么把这位医生狠狠摁地上虐待,事实上,这件事也是她在后来与医生的相处中听他提到的。

     说来惭愧,最开始,她只是觉得莱克特医生……符合自己对父亲的一切幻想。

     优雅,体贴,温和,才华横溢。

     当第二看着这位心理医生的笑容时,她认为永远无法控制住自己对他的崇敬与迷恋,那越来越浓烈的情感,让她整个人都活了过来。

     第二想,假如可以一直和医生在一起,那真是非常美好的事情,可这就意味着要夺取苏苏对身体的控制权。

     她不愿意这样做。

     苏苏很乖,她一直在努力地生活着,努力地融入环境,思考着自己的生存方式,事实上她完全不必这样做。

     其实,假如苏苏当时放她不管,也是可以的,毕竟她就这么死了……也是可以的……

     说不定她的死至少还能把那个表妹拖下水?

     ——其实她真的很胆怯,不愿意努力又怕麻烦,还怕受到别人的鄙视和伤害。可苏苏要坚强很多。

     非但如此,即使忽略了是苏苏当初救了她这一原因,现在让她代替苏苏活下去,去面对这一切,她真的不知道自己可以坚持多久。

     她的选择更多是毁灭——

     看不惯的都去死好了!

     苏苏证明了她是适合生存在这个社会中的那个人格,同时,苏苏也改变了她的观念。

     尽管是这样,但是她心里还是有一些执念,而这些执念在莱克特医生身上得到了完美的解决。

     莱克特医生完美地把她的想法付诸实践了。

     他是优雅,是高贵,是力量,是邪恶,也是真实。

     起码比那个爱设计一环套一环的情节的莫里亚蒂要好多了。

     在苏苏还留学于s学院的那段时间。

     有一次,她目睹了莱克特医生在他的诊所里的一场盛宴,她兴奋得整个人都如同在火上一样。

     莱克特医生解决完一切,过程中完全忽视了这位目光灼灼的女士。

     他最后擦了擦嘴,对她笑了:“想要?”

     第二觉得他浑身都是魔力。

     “可惜你只是一个衍生人格,”他叹息着摇头,“假如你可以长大,然后杀死那个主人格,我会邀请你参与到我的晚餐中来。”

     第二和苏苏不同,她的思维偏负面,因此她立刻就发觉到了莱克特医生的真实想法——她想利用那个死去的人格来攻击莫里亚蒂。

     她觉得这个想法让她浑身不舒服,先不说自己并不是他口中的“衍生人格”,而且她不希望自己在他眼中的价值还与别人挂钩。

     她当时高傲地扬起下巴:“医生,我对你的晚餐没有丝毫兴趣。”

     “哦,”他颇为淡然地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那把苏未晚叫出来,我要和她谈。”

     ……

     第二对他一点法子都没有,因为医生什么都不管不顾,她没有任何筹码,像是光着身子站在他面前。

     但她有种疯魔的迹象,尽管知道讨不到什么甜头,还是十分积极地回应这个疯狂的心理医生。

     她差点以为这一切会永远持续下去。

     当时她看见莫里亚蒂的尸体吊在那个职工宿舍里,并且浑身燃烧着腾腾的火焰,她感受到苏苏那一瞬的心如死灰,但是她不在乎,她觉得很高兴。

     这意味着莱克特医生赢了,但是同时还有一种心态是,她开始怀疑,会不会因为莫里亚蒂已死,所以莱克特医生把她的价值彻底视为零……然后离开她,或者是吃了她。

     比起被遗弃,第二觉得还不如被他吃了。

     但事实证明,她终究不懂莫里亚蒂和莱克特医生之间的交流,医生没有吃了她,也没有离开她,反而——尽管他不承认,但他确实是仓皇地逃了,仿佛她的存在不能影响到他任何决定,这结论让她气闷。

     “我奉劝你,”莱克特医生最后和她所说的是非常冷漠的句子,“不该有的心思都收起来,你对我真正的身份一无所知。”

     第二觉得自己被羞辱了,她梗着颈项顶嘴:“不就是食人魔么?有什么了不起的。”

     “你不怕我吃了你?”莱克特医生笑着问她,和她习惯的那个笑容一样的优雅。

     第二表示无所谓:“我不怕。”

     但是这几乎是暧昧的恃宠而骄的语气了。

     于是第二又补了一句:“你不会吃了我,毕竟我不只是我,我还是苏苏,莫里亚蒂不会放过你的。”

     她解释了很多,但是说到最后,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讲什么。

     但是她这种话,无疑也是在承认苏苏的地位,她也认为苏苏是更强大的人格。

     后来莱克特医生离开了……

     第二觉得……

     假如她再强一些就好了,什么时候可以像莱克特医生那样,能够控制自己的愤怒,这样她就有自信和苏苏一夺主控权。

     其实事后想想,她自己也觉得很不实际,莱克特医生是值得载入史册的变态,她远远达不到这个水准。

     她觉得自己又死心地睡去时,没想到她再醒,却是苏苏把她唤醒的,苏苏居然主动退让出了主控权。

     等她站出来时,才知道她面对的是什么。

     她觉得这些没什么,毕竟这就是人性,但对于一心沐浴阳光的苏苏来说,确实是很难承担的。

     那么……她就去保护苏苏吧,就像当年在游泳池里,苏苏站出来替她坚持下去,终于从汪洋大海的中央游到岸边一样。

     她觉得,假如让她在莱克特医生和苏苏之间选一个,她还是会选择苏苏,毕竟这个小呆子已经那么努力了,她值得得到幸福。

     ……她没想到的是,苏苏这些年也怀着同样保护她的心情,努力地学习替她生活。

     再次见到莱克特医生时,他似乎受了伤,但丝毫不损他的气度,但一旁的莫里亚蒂也同样亮眼,彬彬有礼又温和,这二位可真是上品绅士。

     然而事实是,一个是变态,一个是禽兽。

     她觉得莫里亚蒂还是有点用处的,毕竟他都打算替苏苏去惩罚那些个坏人,他的势力似乎很大,眼神中的疯狂隐藏的极深……

     第二觉得苏苏一定发现不了。

     毕竟她连自己课上的人不尊重她都看不出,那个猥猥琐琐的家伙上课总用奇怪的眼神盯着苏苏,她早就发现了。

     小小教训一下应当不成问题吧……

     第二拎着刀子把这小子狠狠威胁了一顿,还把他绑在一个废弃仓库饿了三四天。

     只是她还没把这小子怎么样时,莱克特医生却又来了。

     “把那个学生放回去吧,”莱克特医生冷淡地说,“莫里亚蒂委托我替他治好苏未晚的病,也就是——”

     第二抬头,讥讽:“你要鼓励苏苏杀死我?”

     他点头:“可以这么理解。”

     还真是……冷漠。

     她不死心地问了一句:“为什么?你和莫里亚蒂不是死对头么?”

     莱克特医生却无奈笑了:“第二,你知道为什么你无法越过苏未晚的主控权么?”

     她本身也没打算……

     第二垂下眼,她不想伤害苏苏。

     “你太过偏执了,”莱克特医生感慨,“这种偏执的风格,像极了以前的莫里亚蒂。”

     “只是你看,莫里亚蒂如今也圆滑老辣了不少,”他笑着,“没有永远的对手,我永远不会有死对头这种关系的人物存在。”

     第二沉默。

     “你如果肯变通,”他惋惜地替她整理了一下头发,“一定会很优秀的,可惜你现在没有时间了。”

     你为什么和一个孩子谈变通?第二恍惚地想。

     “把那个学生放回去吧,”莱克特医生微笑,“苏苏如果沾上这种事,莫里亚蒂的下一步可就要麻烦很多了。”

     她没忍住问:“什么下一步?”

     莱克特医生凑近她,在她耳边轻声呢喃着。

     第二慢慢瞪大了眼睛,她心里不是滋味,她觉得自己要嫉妒疯了。

     莫里亚蒂实在为苏苏准备了一个很不错的圣诞礼物,苏苏一定会喜欢的。

     她抬头看了眼莱克特医生,后者似乎知道她要说什么,于是微笑,所有所指:“我也认为莫里亚蒂疯了,毕竟如果是我,我一定不会做出这种蠢事。”

     第二觉得自己心彻底凉了……

     嗯,医生把距离控制的刚刚好,丝毫没给她误会的机会。

     遇到这样的打击,她头一次没有退缩,而是像苏苏那样思考着。

     ……既然她不会幸福,那把机会留给苏苏吧,她会幸福的。

     第二终于得出了最后的结论。

     这么下了决心之后,仿佛一切都不那么困难了,她觉得自己轻松了很多,放弃抵抗苏苏的世界观对她的影响后,她慢慢学到了苏苏的一切。

     她仿佛可以看见这个小呆子的思维。

     第二感到有些恍惚。

     很久很久以前,她还是那个一根筋的小女孩儿,如今……苏苏已经可以处理那么复杂的事情了。

     苏苏真的在努力。

     ……唉,让医生失望了。

     她一直到最后,还是没能伤害苏苏,成为威胁莫里亚蒂的筹码。

     “总之,”她对苏苏说,“还是谢谢莱克特医生把我唤醒。”

     “假如可以遇见他……代我道谢吧。”

     苏苏震惊地盯着她,仿佛是在为她痛心,这想法可真是太要不得了……

     不过没关系。

     等她这一觉睡过去,苏苏就会变成一个完整的苏未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