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eldset id="RTCIFO"></fieldse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N0.1 十三区的月亮女神
    兰德尔醒了。

     昏睡了一天一夜,他的身体沉重且僵硬,四周是再熟悉不过的陈设,唯一多出来的,就是床头高吊的点滴瓶。透明的液体正通过手腕上扎入血管的针头,一滴一滴注入他的身体。

     怪不得手腕凉飕飕的。

     他试图坐起来,身体却不听大脑指挥,刚与病毒奋战了一天一夜的身体连微微挪动都十分困难,他挣扎了片刻后识趣地放弃了。

     一位中年男子推门而入。

     见他醒了,对方疲惫的脸上浮上几分慈爱的笑容。

     『怎么样?兰德尔,感觉如何?』

     『是的,父亲大人,就是有些疲软。』

     『你注射了RX-6的抗体疫苗,身体正在适应期,正常的,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没有,一切正常。』

     『呼,那就好。』

     男子吐了一口气,心里的石头似乎是放下了,兰德尔报以笑容回应。

     能活下来,他感到十分庆幸,绑架他的嫌犯看来并没有弄到先进武器。射入他身体的液体子弹是C级地区七十年之前便已生产的RX-6,当时并没有任何疫苗可以阻止它破坏脑神经,致死率一度达到百分之百。然而这么多年已过,RX-6的抗体疫苗早就应运而生,曾经辉煌一时的RX-6已经变成液体子弹收藏爱好者的玩赏之物,还把它当做武器使用的,只有D级地区。

     若是犯人拿到了新型的液体子弹,他必死无疑。

     不过想想也知道不可能。

     兰德尔忍不住嘲笑自己的幼稚。

     『兰德尔,我考虑了很久,有一件事情希望听听你的意见。』

     『好的,父亲大人。』

     『学院岛还在整修,尚有两个月工期,为了你的安全着想,我想把你暂时送到我的朋友那里去。』

     『好,我知道了。』

     男子被他的果断逗笑了。

     『你什么都不知道就这么果断的答应我了?』

     兰德尔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有什么问题吗?』

     『呵呵,这倒也没什么,作为我的儿子,你一定能很好适应的。』男子的眸子闪了闪,眉眼里满是笑意,『好好休息吧,下个星期我便叫迈克尔送你过去。』

     男子温柔地揉了揉兰德尔睡乱的头发,出去了。

     兰德尔目送他离开。

     作为我的儿子……

     这句话回荡在脑海,不断重复。

     他是私生子,母亲在临死前才告诉他父亲是谁,突然出现在葬礼上失声痛哭的男人,与他拥有一模一样的发色与眼睛。

     我是你的爸爸,跟我走吧。

     他牵起了那个男人伸过来的手。

     当时并没有意识到这个小小的行为会给他的将来带来什么样的变化,自那之后他才知道,自己的父亲居然是帝国的斯图亚特公爵,横跨三百多年岁月的斯图亚特财阀的所有人。

     自此,他一跃成为A级地区的成员之一。

     等级森严的Phoenix帝国,A级地区仅仅允许帝国贵族居住,这里独占大陆最舒适最宜生活的平原,汇聚帝国最新科技,所有人都享受着衣食无忧,没有病痛没有烦恼的日子。优雅的活着,便是phoenix帝国的贵族们生下来唯一需要做的事情。

     新的身份ID还没有下来,他暂时留在自己长大的C级地区,陆陆续续有人打起了他的主意。斯图亚特财阀小少爷的光环在无数人眼里就代表了取之不尽的金钱,尽管公爵已经派人保护兰德尔的安全,无孔不入的犯罪者还是让人防不胜防。

     这次绑架,是这月的第几回呢……

     他记不清了,药物麻痹了身体,似乎连大脑运转都有些困难。

     他唯一清楚的,就是自己从未后悔过。

     公爵是位好父亲。

     四天过去,兰德尔的身体完全恢复了。清晨,天刚亮,淡蓝色天空的边际还泛着一层墨色,空气里除了尚未来得及褪去的寒意,还带着些许泥土和水的味道。有人敲他的房门。

     安置在门上的显示屏内出现了一位老者,格子衬衫,休闲西裤,不起眼却十分整洁干净,头发被疏在脑后,就像他给人的感觉一样,一丝不苟。

     『少爷,我是管家迈克尔·斯蒂文,老爷让我来接您。』

     『就来。』

     兰德尔随手拿起早就收拾好的行李。

     停在门口的是一辆破旧的两厢黑色轿车,即使行驶在路上也没有谁会正眼看一眼。车边有不少掉漆的情况,车厢内充斥着有些刺鼻的气味,像是腐朽的金属以及汽油混杂的味道。

     此时天色尚早,街道上除了驾驶着清洁车的市政人员之外就没有别的身影。

     『早餐放在的椅背的后边,少爷。』

     『好的,谢谢。』

     兰德尔才意识到自己还没吃早餐。迈克尔提前准备的三明治、乳酪沙拉以及可可亚非常美味,他心满意足地享用起来。

     迈克尔打开车载电台,平缓优美的老曲子开始充斥在车厢内。

     『少爷,您喜欢什么类型的歌?』

     『这个就不错,不用换。』

     『好的。』

     『对了,迈克尔,我们要去哪里?』

     『老爷的朋友那里,少爷。』

     『在哪呢?』

     『D级地区的13区,少爷。』

     『哦,D级的……哎?!』

     『是的,少爷。』

     兰德尔差点将满嘴的可可亚喷出来。

     除了贵族所居住的A级区域之外,帝国还存在B级、C级以及D级区域供普通市民居住。市民到2岁的时候,由帝国人务省根据每个人的智力、身体条件等等因素将人划分诸多等级,居住到相应等级的区域。高等级的人可以选择住在相应等级的区域,也可以选择居住在低等级的区域,相反则不行。

     不同区域提供的食物生活保障税收等等完全不同,条件最为恶劣的便是D区。

     除了这四个区域之外,还存在R区,用来安置先天残疾者、重罪者、通奸者、不被社会所容者、精神疾病者、无法治愈的恶性传染病患者、同性恋者等一切被认定为不完美的人。帝国皇帝洛伊四世要求的是个等级森严且完美的国家,所有被认定为不完美者便会被强制遣送至R区,R区的R,便是Ruination的首字母,寓意为祸根。

     R区的总人口占到帝国总人口的0.3%,每年都在减少,今年的年终大会上是这么报告的。

     它的边界有专门的警卫队负责看守,没有任何一个R区的人可以逃出来。

     进去了,就等于被整个帝国舍弃了。

     D级地区编号为13的区域,是唯一一处有警卫队驻守的地方,换句话说,也就是唯一与R区交界的地方。

     兰德尔总算明白父亲前几天所露出的笑容之后,究竟隐藏了什么意思。

     『父亲大人的交友面还真是广啊……』

     迈克尔似乎颇有感触的苦笑了两声,

     『您说的没错,少爷。』

     黑色轿车一路穿过阻隔在C级地区与D级地区之间的帝国森林公园,到达两区之间的无人检查站。区与区之间隔了一道安装有镭射炮的高墙,以及数座无人检查站,他们的黑色轿车排在两三辆车的后面,缓缓前进。

     『少爷,等会我会把窗户打开,到时候请把您的ID卡递过去。』

     『好的,知道了。』

     兰德尔看到检查站两边不断有机器触手伸出来,确认车内人的市民ID。

     到他们了。

     兰德尔将ID卡插进伸进车厢内的机械触手的凹槽内。

     触手开始自动读取数据。

     『B级市民兰德尔·薛格维,通过,通过。』

     B级市民兰德尔·薛格维?

     兰德尔的眉梢簇在一起,迈克尔用眼神暗示他安静。

     开出检查站良久之后,迈克尔才解释道,『少爷要记好,现在的您是B级市民兰德尔·薛格维。』

     他想了一会儿,恍然大悟。

     父亲曾经跟他提过,A级市民里,有少部分站在帝国顶端的贵族拥有秘密特权,他现在使用的就是特权之一,泡沫ID。

     ID伴随着所有phoenix帝国市民的一生,自出生至死亡,所有的信息都囊括在ID卡片上,人务省负责保管处理ID信息。ID卡片的规格统一为60mm×125mm×5mm,同时兼顾身份证、钥匙、手机、钱包、移动终端等多种功能,信息与人务省总机直接交流,无法复制造假。但特殊人群为了隐藏身份,可以临时诞生ID,这些特殊的只有在一定时效真实存在、过期之后便毫无痕迹地立刻消失的ID,称为泡沫ID。

     泡沫ID的申请过程繁琐,也比较费时,他从未想过父亲会特意为他申请。

     兰德尔十分意外。

     『对了,父亲朋友的名字你知道吗?我不想见面之后太失礼。』

     迈克尔稍稍想了片刻,

     『是位非常美丽高贵的女士,老爷对她赞不绝口,名字我记得……对,叫狄安娜,狄安娜·路德维希。』

     狄安娜·路德维希,狄安娜·路德维希……

     兰德尔在心里默默念了几遍。

     名字很好记,狄安娜是希腊神话里美丽又纯洁的月亮女神,同时也是狩猎女神、处女女神。兰德尔的母亲在世的时候,很喜欢读这一类在别人眼里毫无用处的神话故事给他听,托母亲的福,同龄的孩子里,没有谁比兰德尔更清楚很久以前,人们是如何幻想和崇拜自然的。

     轿车行驶了约三个小时,他觉得有些累,趴在车窗边欣赏外面极速略过的风景。

     越往D区的深处行驶,四周的景象越破旧荒芜。

     即使是在C区长大的兰德尔,也很难想象原来帝国还有这么一片破落的土地。

     破碎的石材铺就而成的石板路凹凸不平,路两边尽是一些墙体剥落开裂的房子,拥挤地排列在一起。几乎都是些不景气的店,出售着在C区已经很难看到的淘汰商品,店里面没有什么客人,店主百无聊奈。

     此时临近中午,街上的行人不少,多数是手捧着食物、边吃边走的年轻人。他们的头浅浅地埋着,正好是一种别人看不清他们的面孔、他们却可以看得清别人表情的角度。

     行人的穿着打扮看起来都一样,暗色调,款式也相似。兰德尔坐在车上看着他们,觉得他们就像是工厂里批量生产出来的人形机器。

     『少爷,快到了,就是前面的蛋糕房。』

     『是吗?』

     他将视线街道移动到前方,不到百米的地方,挂着一块缠绕着塑料玫瑰的手写广告牌,上面写着『狄安娜的蛋糕』几个字,字体娟秀漂亮。

     似乎是很不错的蛋糕店,兰德尔闻到了越发浓厚的甜香,不是那种香精调配出来的化学气味,醇厚而自然,很轻易就能勾起人的食欲。

     这种香气给兰德尔灰色的心情泼上了色彩,让他突然觉得,或许来这里也不错。

     迈克尔将车停在店门口。

     店主并不在,门锁着。

     透过玻璃窗,可以看到店内非常简洁干净,玻璃展柜闪闪发亮,旁边还放了两张木制的小圆桌,铺着米白色的蕾丝桌布。展柜里有不少饼干和小蛋糕,小巧精致的点心看起来即可口又诱人。

     『哎呀,你已经来了啊。』

     兰德尔转身,一名抱着一大袋水果的年轻女性站在他身后,微笑地道歉,『很抱歉,还以为你们要到下午才会到呢,等久了吗?』

     『不不,是我们到早了。狄安娜女士,初次见面,幸会。』

     迈克尔轻吻她的手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