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eldset id="RTCIFO"></fieldse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N0.3 加布里埃尔
    他将ID卡片的光能功能开启,就如他所猜想的那样,横在脚边的,是尸体,刚死去没多久,血还在流,热的。

     对方是个青年男人,身上穿着类似于帝国警备员的银色服装,枪支和弹壳散落在尸体四周,有些已经被浸满了主人的血液。

     这里,刚刚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兰德尔呆坐在原地。

     恐惧就像是有毒藤蔓的种子,在他看到尸体的那一瞬间在心底播种,生根,发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蔓延生长,占据整颗心脏。

     必须把ID卡的光和声音关掉。

     我要走,对,只要将光和声音关掉,在黑暗里,没有人能找到我。

     兰德尔的手抖得厉害,以至于不得不用两只手才能握得住沾了鲜血的ID卡。他慌慌忙忙地爬起来,宛如一只受了惊的小鹿,朝着这一片区域唯一的电车站台走去。

     原本的兴奋感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握着ID卡的手抖个不停。

     即使曾经被人绑架过很多次,他也从未像今天这样恐惧过。绑架犯需要的无非是钱,在拿到钱之前,他肯定是安全的,至少不会死,然而现在,已经杀了一个人的人根本不会在乎再多杀一个。

     可能会死。

     一想到这一点,四周空气的含氧量似乎在一瞬间降低了,他有点喘不过气。

     要死吗?

     死了就可以见到妈妈了。

     而且,谁都会死的,死亡只是一瞬间的事,痛苦很快就会结束。

     痛苦……

     不,不对,不可能那么简单。

     对方可能会割断他的颈动脉或是气管,让他躺在自己的鲜血里,在无比绝望的情况下迎接死亡。

     或者,发现了他的身份,拿他去要挟自己的父亲,无论是哪一种,都无比痛苦。

     自己,对于父亲来说就真的只是个累赘了。

     而且还会给狄安娜夫人带来麻烦。

     中午的午餐很好吃,他还没有回礼。

     他还有很多事情没做。

     不能就这么死了。

     他掏遍全身,意外地发现狄安娜给她准备的、装着水壶的袋子里,有一只苹果,以及一把水果刀。

     刀刃差不多有七公分,不过总比什么都没有来得强。

     他一只手拿着ID卡,一只手紧紧攥着水果刀。

     ID卡上警示的红点越来越近。

     他离开大路,转身拐进曲折交错的巷子里,或许能拖延一点时间。

     巷子里弥漫着生物腐朽的恶臭。他紧贴墙壁,慢慢走着,每一步都格外小心,可是,那个红点依旧越来越近。

     来了,就在他面前的巷口,对方即将与他将会。

     要逃么?

     可是这点距离,根本逃不掉吧。

     银色的眸色微沉,既然怎么做都可能死,他干脆反击。

     他将脚步放慢,到达巷口时,对方比他慢一拍。

     好机会。

     对方极有可能是身材比他高大的成年人,在不知道具体情况且身高不占优势的前提下,一击KO为保险。他只要冲出去,伸出手拉住对方衣服将自己带到对方跟前,抬手一瞬间就可以划开对方的颈动脉。

     他握紧匕首,冲了出去。

     然而眼前的景象并不如他的预想。

     他的面前空无一人。

     他有些莫名其妙,低头一看,居然是只狗。

     很普通的狗,长得有点像牧羊犬,什么品种他不清楚,只是看到狗的身上绑着一柄沾着鲜血的银色手枪。

     他犹豫了片刻,俯下身体想将手枪解下来。然后,他感觉到一支手枪的枪口顶在了他的后脑勺上。

     接下来的行为,或许过度紧张与害怕所造成的,直到被对方死死压在地上、黑洞洞的枪口抵着脑门,他才意识到自己刚刚做了些什么。

     他转身扯住对方握着手枪的手,企图在对方失去平衡的瞬间以手中的水果刀结束这一切,然而对方却轻易地躲过了他的奋力一击,还用胳膊肘将他死死地压在地上。

     太暗了,他看不清是谁,但是对方的体重以外的很轻,比他还轻。

     难不成差不多年纪?

     『啧,原来只是个小鬼。』

     对方佩戴着变声器,声音听不出任何特点。

     帝国的人务省囊括着帝国所有人员的信息,血型DNA指纹等等无所不有,其中之一就是声音,连每个人不同阶段的声音也会被保存起来。声音泄露,比指纹泄露更危险,所以几乎所有的犯罪者在行凶的时候都会带上变声器。

     偶尔也会有一两个自作聪明的傻瓜,企图通过假声蒙混过关,不过帝国的科技可没他们以为的那么落后。只要声音泄露,遭到逮捕流放到R区的概率是100%,甚至比DNA都高三个百分点。

     对方似乎并没有打算杀了他,只是拿走他手里的水果刀就走了。

     他捡回了一条命。

     莫名其妙的遇到了危险,再莫名其妙的捡回一条命,今天真是够呛的。

     兰德尔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自己暂住的蛋糕店,狄安娜什么也没问,只是让他赶紧去浴室洗洗干净。他将沾满了尘土的衣物脱掉,整个人泡在热水里。

     刚才发生的事情,对他来说就像做梦一样。

     LOTUS小镇里的尸体究竟是谁呢,是不是那个差点将他杀掉的人杀的,还有,对方为什么到最后饶他一命,明明他有目击证人的嫌疑,更奇怪的是,对方体重很轻,还拿走了水果刀。

     与对方比起来兰德尔的身手很差,就算留着水果刀,想在对方背对着自己的时候搞猫腻,恐怕也只有被子弹射穿脑门的结局。既然如此,为什么特意拿走呢?

     那不成那柄刀划伤了对方?

     为了不被查出DNA信息才特意拿走的?

     他迅速在脑海里搜索起来,企图回忆起所有细节,令他吃惊的是,他的确划到了对方。

     好像是手背,至于左手还是右手他分不清。

     『啊啊,怪不得。』

     他摇了摇头,决定将这一切暂时甩出自己的脑海。

     兰德尔洗过澡之后,狄安娜端上了晚餐。他从浴室走出来,用毛巾擦着头发问道,『夫人,您的孩子念的是寄宿学校吗?』

     餐桌上只有两副餐具。

     狄安娜摇头道,『不是哦,他今晚回来,只是现在是晚餐时间,我猜你差不多饿了。』

     『啊,不,我没关系的,我还不……』

     『妈妈,我回来了。』

     『哎呀,正好,快去洗手,马上开饭。』

     站在门口的,是兰德尔在照片上看到的那个洋娃娃一般的孩子。

     真人看起来跟他差不多大,身材也和他差不多高,然而那张脸却比照片上还要漂亮,当那双紫色的眼睛看过来的时候,兰德尔觉得自己肯定脸红了。

     『哎呀,他是我朋友的孩子,兰德尔,暂时会在我们家住一段时间。』狄安娜介绍道,『兰德尔,这就是我们家的小家伙、加布里埃尔,长得很像他的爸爸,性格也像,真是伤脑筋,要好好相处哦。』

     『你好,我是兰德尔,这段时间要打扰了,请多指教。』

     兰德尔有些不好意思地点头致意。

     加布里埃尔打量了他几眼,转而问狄安娜道,『女孩子?』

     狄安娜噗嗤一声笑了,

     『错了错了,跟你一样,是男孩子。』

     兰德尔站在一边,尴尬地笑了笑。

     一顿晚餐吃的波澜不惊。

     几乎都是狄安娜和兰德尔在讲话,加布里埃尔只是坐在一旁静静地吃饭,有没有在听,兰德尔都无法确定。

     因为他毫无表情。

     他若是坐着不动,一定会被误以为是等身大的娃娃,兰德尔忍不住对他的父亲感到好奇。

     『哎呀,小家伙,你的手怎么了?』

     狄安娜注意到加布里埃尔的左手,被层层绷带包裹着。

     『没什么,家政课的时候被烫伤了。』

     『家政课?你不都是从来不选的么?』

     『变成必选课了。』

     『哎呀,那对你来说真不是什么好事,』狄安娜将脑袋转过来一本正经地对兰德尔说道,『兰德尔,你跟小家伙住在一起多担待些哦,还有,除非情非得已,千万别让小家伙接近厨房。』

     『哎?』

     兰德尔不理解狄安娜的话。

     『你以后会懂的,神是公平的。』

     狄安娜意味深长地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