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悬赏追杀
    “炎魔拳!”

     李墨山嗔目切齿,愤怒欲狂,在下一瞬施展出炎魔拳,向黑衣少年攻去。

     “哼——”

     黑衣少年冷哼一声,全身内劲疯狂贯入右臂,挥拳迎向李墨山赤炎环绕的刚猛硬拳,眼神平静,没有半分畏惧之色。

     黑衣少年,自然就是韩山。

     按理说,李墨山修为高达入道四层,是货真价实的入道中期,实力强劲,是个恐怖的高手。

     反观韩山,刚刚恢复内劲上段的实力,相当于入道三层,应该是无法与李墨山抗衡的。

     然而事无绝对,韩山修行的内家拳,注重炼体,讲究淬炼己身,达到天人一体的先天之境,自身纯洁无垢,先天之气源源不断,反哺自身。

     而李墨山修炼的是此方大世界较为传统的修仙之法,讲究吞吐天地灵气为己用,注重炼法。

     所以,当入道中期的李墨山,施展炎魔拳与韩山使出的内劲拳法碰撞到一起的时候,出人意料的一幕出现了。

     “嗤——嗤——嗤”

     炎魔拳异常强横,李墨山拳头上附着的赤红火焰,温度高的骇人,韩山的拳头刚与之接触到一起,就蓦然响起一阵嗤嗤声,隐隐有烤肉香味传来。

     几乎有一瞬间,韩山险些觉得自己的拳头要烤成人肉干了,剧烈的疼痛传来,饶是经过专业特殊疼痛训练的韩山都有些吃不消,精神险些崩溃。

     幸好两者的拳头接触不过三秒就快速分开了。

     李墨山的炎魔拳刚一接触到韩山的内家拳,就猛地脸色一变,脸上露出惊恐以及不可思议的表情。

     在李墨山的感知中,一股恐怖的巨力从韩山拳头上传来,力量大的吓人,足足有数百斤的力道。

     “咔嚓——”

     李墨山的右手臂膀,突然传出一连串的骨骼脆响,紧接着整个人被打的倒飞,砰的一声落在数丈开外的地面上。

     “啊——”

     李墨山疼的大喊大叫,额头上全是汗珠子,他紧紧咬着嘴唇,眼眸几乎充血,他的整条臂膀,关节骨头寸寸断裂,彻底废掉了。

     “墨山族兄!”

     李墨菲大喊一声,美眸含泪,拔剑冲向韩山,在她身后,李家仅剩的四五名少年少女也满腔怒火的向韩山冲来,他们要复仇!

     失去李墨山的阻拦,那颗火系灵兽内丹已经近在咫尺,韩山没有丝毫犹豫,立刻冲上前去,抓住灵兽内丹收入储物袋中,然后快速倒退,按照原路返回。

     李墨山的炎魔拳,恐怖无比,他的右拳已经被烤的焦黑成碳,战力大损,而且还有一丝丝火毒从右拳向心肺蔓延,情况无比危急。

     若不是他体内的内家拳内劲正在拖延着火毒蔓延的速度,恐怕光是刚才那一拳,韩山就要毙命当场!

     “修仙之法,果然玄妙无比,我一定要拜入御剑宗,习得这种修仙之法。”韩山神色严峻,内心深处低声自语,双目中绽放着坚毅的光芒。

     “贼子,哪里逃!”这个时候,李墨菲为首的四五名少年少女也拔剑追了上来。

     韩山抱着右臂急速后撤的一幕落在他们眼中,自然让这群少年少女精神振奋,清楚黑衣少年已经受了重伤,正是杀死他的好机会!

     “白痴!”韩山神情冷漠,眼角余光扫过这群精神振奋的少年少女,心里十分不屑的冷笑。

     “别追……嘶!”李墨山脸色苍白,大声阻拦,然而已经迟了,李墨菲五人已经追着韩山的脚步,消失在了茫茫大雾中。

     愤怒能够使人丧失理智,李墨菲为首的五名少年少女忽略掉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山中不比山顶,山顶处铸有祭坛,因凝聚元气灵兽的缘故,茫茫大雾要稀薄许多,能够让人依稀看清视线。

     然而山中却是白茫茫一片,浓密的大雾很快就能淹没人影,根本无迹追寻。

     而且——

     浓密的大雾中,危机四伏,倘若黑衣少年还有同伴暗中埋伏的话,李墨菲五人的下场,可想而知。

     李墨山脸色苍白,情绪焦虑,不敢再继续猜想下去,便在下一瞬直起身子,忍着剧烈的疼痛,咬牙追了上去。

     ……

     浓密的大雾中。

     李墨菲为首的五名少年少女,一个个咬牙切齿追杀着前面的黑色身影,愤怒之火淹没了他们的理智,他们没有注意到,前面的黑色身影其实是在故意放慢速度,指引他们走向一条充满死亡气息的路线。

     此时此刻,距离他们前方数十丈的雾林中,埋伏着一个蓝色道袍的小胖子,他神情略显激动,一双漆黑如墨的小眼睛,紧紧凝视前方,仿佛在观察等待着什么。

     过了数息后,小胖子忽然神情激动起来,他瞪大了眼睛,在他的视线前方,一个黑衣身影快速掠过,他的身后跟着五名少年少女。

     “胖子,炸!”就在这时,黑衣少年仰天大吼。

     话音刚落,小胖子嗖嗖嗖扔出七八张火球符,准确无误的落在七八个模样古怪的‘石球’上面。

     轰!

     毁天灭地的一幕出现了!

     这七八个模样古怪的‘石球’似乎被人冰封过,石皮表面还附着一层冰蓝色的薄薄冰层,接触到火球后,轰的一声猛地炸开,爆射出无数石子,掀起一层恐怖气浪,把李墨菲五人全部炸翻了。

     “山子,你这‘地雷’真够劲儿,太爽了!”小胖子张君宝正在‘打扫战场’,一边拾捡储物袋,一边满脸兴奋的大声叫道。

     在他脚下的地面上,鲜血染红了枯枝树叶,五名少年少女一个个被打成了筛子,倒在血泊里,生死不明。

     “咦——”

     张君宝眼神一凝,发现异常,不禁低头探了探一个少女的鼻息,扭过头来神色兴奋道:“这还有个喘气的,山子,怎么办?”

     “补上一刀。”不远处的一颗挺拔大树旁,脸色苍白的黑衣少年,微微喘着大气,说话的语气十分虚弱。

     话音方落,他突然喉咙一热,哇的一声呕出一口粘稠血液,这一滩血的色泽赤红如火,炽热无比,溅落到枯枝树叶上,立刻传出嗤嗤声,灼烧了一大片。

     “山子,你怎么了?”张君宝内心一慌,连忙跑过来问道。

     “没事。”韩山摇了摇头,抬手擦掉嘴角边的血迹,道:“胖子,你去给那个喘气的小妞补上一刀,咱们赶紧离开这里,山顶还有一个难缠的家伙,我估计快追下来了。”

     “这……好吧。”张君宝脸上有些迟疑,有些不忍,但还是答应了下来。

     他捡起地面上的一柄长剑,快步走到那个少女的面前,脸上流露出惋惜之色,内心暗叹一声,猛地深吸一口气后,闭上眼睛就要用力刺下去。

     就在这时——

     不远处蓦然传来一声蕴含惊怒的咆哮声,轰隆隆宛如雷鸣炸响,硬生生打断了张君宝刺下去的节奏。

     “贼子,住手!!!”

     听见这声闷雷爆吼,韩山神色陡然一变,抬头朝张君宝大喊一声“胖子,快走!”然后转身就跑,没有丝毫迟疑。

     “哦,好。”张君宝闻言内心一松,立刻丢下长剑,迈开大步,跟了上去。

     过了片刻后,一个体型如小山般的壮硕少年赶到‘爆炸现场’,他额前一双铜铃般大小的双眸赤红如血,环顾一圈倒在血泊中的五个少年少女,忍不住流下了两行清泪。

     他内心犹如刀割,简直痛到窒息,不禁喃喃自语道:“想不到还是来迟一步,死了,都死了……”

     忽然,他仿佛想起什么,连忙走到一个少女面前,俯身探了探鼻息,余温尚存,壮硕少年内心一暖,连忙给少女喂了一瓶续命灵液。

     紧接着——

     壮硕少年又走到其余四个少年少女面前探了探鼻息,数息后,壮硕少年心里刚刚泛起的希望,转瞬间又变为了浓浓的绝望。

     “咳咳。”

     就在这时,一个倒在血泊中的红衣少女轻咳两声,缓缓的睁开了双眼。

     她的眼神,先是茫然一片,紧接着化为一抹惊恐骇然,转瞬间又流露出一抹浓郁的担忧紧张之色,然后……她的视线中出现了一个让她内心稍安的壮硕身影。

     “墨山族兄,其、其他人呢?”红衣少女双目中透射出一抹希冀的光芒。

     她滑嫩白皙的脸颊上,有着一道狰狞恐怖的疤痕,那是被爆射出的石子划伤的,她不是别人,正是第一个追上来的李墨菲。

     壮硕少年闻言,表情一僵,沉默了下来。

     过了数息后,他忽然闭上双目,流下两行清泪,低声喃喃道:“除了你之外,都死了……”

     ……

     第九山。

     山顶处一片平坦,李墨山和李墨菲面色苍白的跪在地上,周围一群身穿大红衣的少年少女纷纷对两人怒目而视。

     “你的意思是说,有两个胆大包天的小散修偷袭了第四山,除了你们两个废物之外,所有人全都死了?”

     一道语气十分平静的轻声询问声,落在李墨山和李墨菲两人的耳畔,使得两人内心一紧,仿佛热夏三伏天从头顶浇了一盆凉水,浑身都不禁打了个冷颤。

     “是。”李墨山抿嘴答道。

     就在这时,一道冷漠的声音也随之响起,“回禀少主,第二山的土系灵兽内丹同样被人偷走,嫡系族弟李墨桐也被人斩杀,据消息称……偷内丹的贼子,正是大哥口中的蓝衣小胖子。”

     插话的是一个体型瘦削的红衣少年,此人神情冷漠,天生一副冰块脸,然而却是李墨山一母同胞的弟弟,李墨海。

     李墨海资质非凡,悟性极高,年纪轻轻,修为就已达入道第五层,是南都李家年轻一辈的第二天才,少主李墨阳的左膀右臂。

     “哦?”

     之前那道平静的声音再次响起,似是有些惊讶,随即轻轻笑道:“想不到还有这样的缘分,如此……那就赐死吧。”

     “墨海,颁一道悬赏令下去,全境追杀!如有两人踪迹者,赏灵石十颗,如献上两人首级者,赏……一瓶百草灵液。”

     “是。”李墨海恭敬答道。

     在第九山一群红衣少年少女犹如众星拱月般的映照中,一个俊美无比的少年,一头赤红长发,飘逸扬扬,如波似浪,宛如火焰。

     他,眼神平静,仿佛蔑视众生,眉心处一颗红痣,宛如星辰闪耀,这个唇红齿白的俊美少年郎,就是李家真正的天骄——李墨阳!